冬月

 

 想着近段时间发生在工作与生活上的琐事,心绪难以平静。在难眠的夜里,推开窗,欲畅享月夜的宁静。此时,月带着尖厉的风刀,随斑驳的树影照射进来。

 风有些刺骨,呼吸一口清冷的空气,任凛冽渗透进五脏六腑。抬头,才发现,月亮很大很圆地高悬静空,显得清冷而孤寂。“月华似水,正同云天气,流光如烁。”只可惜,未见元代洪希文词文《念奴娇 .冬月》里的“十二琼楼”、“三千玉斧”与“乘鸾女子”。想必,这么冷的夜,他们也懒得出现。

 月在苍茫的夜空缓缓移动,很快,一片乌云挡住了它的去路。可月并未停下它执着的脚步,而是坚定地与一片灰色的云彩纠缠在一起,作着殊死搏斗。短暂的几秒钟,便被云所吞噬。天空一下子失去了它原有的光茫,变得暗淡起来。我正在叹惋,今夜将不会再有月时,月却从云层中钻了出来,瞬间,华光四射,我的心也一下子亮堂起来。月,那执着坚定的光茫,是绝不会被一片小小的云彩挡住的。

院子里的梅花开了,幽幽清香扑鼻。月下,梅影透过窗横斜地映在桌面上,便有种“梅影疏斜”、“暗香浮动”的诗意。此时,很想有一壶酒,如李白那样邀上明月,对着影子,成为三人,在月下小酌,或对酒当歌时,绝不会有愁绪,而是一种享受。我想,“金樽里”被冷月“长照”过的酒,酒色一定更晶莹剔透,味道也一定更香醇。

起风了,风摇动梅枝与一丛竹叶,便听见一阵“沙沙沙”的响声,似“广寒”里的“乐奏”声,细而婉转,又似月宫里的“斧柯丹桂”,响声叮当,更似吹落一地的“嫦娥笑语”,如银铃般清脆而悠扬。

“月下一枝梅,朱唇浅浅开。心丝犹未吐,为待雪君来。”那含苞待放的梅,在带新霜色的月下,犹如等待一场风花雪月的羞怯女子。

今晚的冬月真好,有风带着笛音的低歌,梅带着芬芳的轻舞,月亮很大很圆,我的世界很亮很亮,所有的烦恼与困扰都将在今夜以后离我远去。

(文/彭霞  作者单位:孟家溪中心幼儿园)

相关阅读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