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店”没有猴子

“猴子店”没有猴子

吴显强

在乡里上中学时,同学们都晓得我家住在猴子店村。因为我那时特别的瘦,经常被他们拿来取笑:“猴子店的,就应该长得像瘦猴子嘛!”新兵连的班务会上,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都要作自我介绍。八个新兵中,班长只记住了我的贯。他调侃我说:“我记住了,你小子的家在公安局!”在我年幼和年轻时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这两件事。

我叔叔家住在县城东蔬菜场小时候只有过年,父亲才带我去县城玩一回。公安县城在我的脑海里代表着城市。这座城市为什么叫公安呢?乡村里的孩子,哪敢去问这个问题。

猴子店在全荆州地图上小得只一个比书本上的句号还要小的圈圈,但在我们的嘴里却被亲切地叫作“店上”。现如今“店上”也只有一间卫生室一家肉铺一家豆腐坊一家烧酒坊一间理发室一家“爽心茶社”一家关了门的幼儿园两家经销店。不过只要你在几十米长的街道上碰到熟人,就会听到这样的打招呼的暖心话语:“郎嘎(您),到街上来了!”

  “店上”离我外公家只有“一声喊”的距离。我随表兄弟到“店上”玩,没见到哪家店铺里有猴子,只是感到街上好热闹。我问外公,为什么叫猴子店?他说,在他还没出生时就有了这个名字。

  我家离“店上”也只有三四里路程。我们的村与外公的村合并后就叫猴子店村。我读的小学就叫猴子店小学。我见到大人们经常写成“旨店村”“旨店小学”。他们解释说:“这个旨,就应该是圣旨的旨;候,就是某地方官员在此等候圣旨的到来。对长辈们的说辞,我似懂非懂。后来,我受电视剧的影响,觉得“店上”要是能传来一张皇帝的圣旨,那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啊!

我生命中两个很重要的地名能引起如此的奇思妙想,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后来,我从事了地名工作才明白,原来一个老地名承载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知道了在《公安志》中有这样的记载:建安年间,左将军刘备借得荆州,屯兵油江口安营扎寨,欲图大业。寄来“军中帐”的信件中常问道:“左公,安否?”刘备属下军务繁忙,提笔回复“公安”两字(即左公安泰之意)……

我还从《公安县地名志》(1984年版)中看到了关于猴子店的由来:原有一店铺,传说曾有一耍把戏的猴子死于店内,故名。

我为自己的家乡1800多年前,先帝刘备在此安营扎寨,筚路蓝缕成就一番事业,让这里变得人杰地灵,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也为生我养我的村子最后没能等来一道圣旨,或者只是因死了一只猴子便叫这么个地名,而黯然神伤。

就在我为此而隐隐有些伤感时,在“店上”长大现在已经是镇政府机关干部的吴丕中告诉我说:“公安县城‘三国故事’酒店里,有关于‘候旨店’由来的记录。”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在酒店的三楼“候旨店”厅,正面墙上一副匾额上,看到了这样一段文字:离公安城南四十多里,有个旨店。因张飞在此接旨(上级的旨意)而得名。张飞在军营里下了禁酒令,一次张飞打了胜仗,路过酒店,闻到酒香克制不住,一时兴起,喝得大醉,并且忘记了候旨一事,贻误了战机,挨了刘备的几十军棍。此后,张飞常站在那家酒店门前候旨,不敢沾酒一滴,后来这家酒店被人称为候旨店。

我站在大厅里如释重负,全身上下感到无比的轻松。接着,我的心情却又沉重起来。被我们挂在嘴一个普普通通的地名,却蕴藏了一段金鼓齐鸣、烽火连天的历史。冥冥中,我感到英勇神武的大将军张飞看到了我所做的一切。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候旨店在老百姓的口口相传中,历经变迁,以讹传讹,引生歧义。世事沧桑多变幻,地名犹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之道则是,担当生前事,计后人评!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追溯地名的来历,自然人文发展变迁的过程,渐渐地浮现在我们的大脑荧屏上。理清地名的来龙去脉,就像是开了历史的重重帷幕,那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姓名、亘古亘今的地名,就会慢慢地浮现在我们的眼前。

  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公安县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现已全面展开,正在挖掘地名文化,致力保护历史地名。在这项工作中,我幸喜地看到,人民群众在日常生活中望文生义和由谐音演变出的地名得到了“正本清源”,优秀的传统地名文化命脉得以传承和延续。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意义深远啦!

相关阅读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