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周丽:当好“小巷总理”是我的愿望

 

  我叫范周丽,是斗湖堤镇杨公堤社区的党总支书记、主任。我25岁时就在社区工作了,“小巷总理”——是居民们送给我的称呼。

  杨公堤社区管辖区域很长,人员分散,住得杂,下岗职工多,贫困户多,做起工作来耗时长,难度大。但我不是一个容易被困难吓倒的人。一有空,我就去各个小区走访,和他们拉家常,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成为他们的主心骨,娘家人。

  空巢老人吴婆腿脚不便,子女们又常年在外,没人照顾。我便经常去她家坐坐,陪她聊天,帮她购买生活必需品。

  有一天,我发现吴婆无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像是睡着了。回家后,我总觉得不安,晚上在大堤上散步时,我又拐到那里去,看她家没开灯,老人瞌睡少,会睡这么早?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飞奔上楼,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我立即喊来了开锁匠,将门打开,发现吴婆倒在房门口,已经人事不省。我迅速叫来救护车,将她送往医院抢救,医生诊断出是脑溢血,如果抢救不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曹爹是个老上访户,上访20几年来从不言弃,家人扛不住都弃他而去。得知他搬到了我们辖区,我第一时间就去登门拜访。开始并不买我账,去的次数多了,曹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不知疲倦地说了一两个小时,对我的态度也明显有了好转。

  为了稳定他的情绪,不至于如以前一样突然间闹“失踪”,也不至于我莫名其妙被领导喊去接人。我隔三差五地带上礼物去看他,每次都得听上两个多小时的絮叨。

  有一次我外出了几天,回来时脚受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加上重感冒,流鼻涕掉眼泪的。但我记挂着曹爹,来不及等到病痛痊愈,拖着瘸腿就往曹爹家去。曹爹像长了顺风耳般,得知上面领导来我县视察,正准备出门上访。我歪着身子扶着伤腿,心里乱糟糟的,鼻涕眼泪控制不住,一个劲地往外流。曹爹愣了愣,估计是想到平日里我对他的关照,见我这副惨样,满心过意不去,忙扶着我坐下,一脸愧疚地说:你病成这样,还来看我这糟老头子,我要是还去上访还真对不住你呢。一颗封闭多年的心打开了,坚冰一般的人终于回暖,他终于被我感化了,20几年的老上访户终于不再上访了。

  沟通是心灵的桥梁,只要用心沟通,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事后,我帮曹爹申请了低保,联系有关领导给他解决了药费,申办了廉租房,让他成为了一个安定的社会人。

  居委会每天要接待形形色色的人,调解各种纠纷,最头疼的要数邻里纠纷了。家住环城五村的退休老人刘爹,有一天突然跑到社区来反映,说楼上的卫生间漏水,把他家卫生间的墙面全弄坏了,上个洗手间都要打伞。他上楼找邻居,两人没说两句便吵起来了,邻居不仅不赔礼道歉,还对他凶巴巴的。刘爹讲述时,急得双手直发抖。查看现场,确实是他反映的那样,二楼卫生间流下来的水不仅湿透了墙面,还看得到密密麻麻的水珠挂在顶上。这是一栋老房子,外墙墙体斑驳,年久失修,没有及时维护,房子在建造时又没有做好防水,漏水的问题一户连着一户。

  为了彻底解决问题,杜绝居民之间扯皮拉筋。我将整楼栋的住户约到一起开了一次居民大会,拿出了防水维修根治办法。居民们欢呼雀跃,都说碰到了贴心人。接下来,来来回回地折腾了一两个月,房屋漏水问题总算是彻底解决了。

  我将自已在居民矛盾调解中的心得,整理成材料,《“三心”调解和谐邻里》、《移装空调只为邻里情》等多篇文章在斗湖堤镇社区动态上发表,与同事们交流。

  10年来,虽说累、辛苦,而且工资不高,但是,一想到我为居民办过的实事,为居民成功调解的纠纷,看到居民生活在安宁舒适的环境中,我觉得值了。

  作为社区工作者,让所有家庭和谐美好,让辖区居民快乐幸福,这就是我们的愿望。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