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建勇:当孩子们的守护神是光荣义务

 

  我叫黄建勇,是公安县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患儿不能像成人一样,用语言准确地表达感受、描述病痛,我们只能通过听哭声来分辨症状,靠理论来推敲病情。同时,还要用加倍的耐心和爱心来安抚患儿的情绪。开始,我也常常不得要领,于是我虚心求教,每天24小时除了睡眠,我都在科室穿梭,在反复地学习和实践中不断提升医疗技术水平。

  记得20年前的一天,我接诊了一名“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症”的患儿,呼吸困难,缺氧严重,所给予的加压给氧,在肺泡塌陷的情况下,只是杯水车薪。如果不迅速采取有效的措施,患儿的生命将很快不复存在。若转诊至荆州,失去压力装置下的给氧,转院对孩子只能是雪上加霜。怎么办?当时的我表面镇定,实则心急如焚。其实,气道内给予“肺泡表面活性物质”是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要排除其它的缺氧原因,难度更是不小,患儿不能搬动,当时也没有CT,而且这一药物的费用非常昂贵。转诊?患儿生命不保;留下来治疗?费用昂贵不说,而且气道给药的风险和难度也难保万一,如果不成功,患儿家长将要面对无法接受的双重打击。

  孩子的父母泣不成声,拉着我的手说:“黄主任,我孩子的命就交给您了,到底怎么治疗您说了算!”家长的信赖给了我们勇气,顶着作为决策者的巨大压力,我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救孩子!”危急关头,我和科室的同事们迅速决断,立即联系上级医院紧急采购药品,立即准备气道插管,一个小时内完成了气道内肺泡表面活性物质的给药。当看到患儿口唇开始红润,听到患儿家长口中真诚的“谢谢”时,我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满足、光荣与自豪。

  1996年初夏的一个周日上午,难得回家看望父母亲的我突然接到医院命令,要求立即赶赴章庄铺镇卫生院,处理一起群发事件,有31个孩子不明原因地病倒,正陆续地送往卫生院。已经到院的6个孩子中,有2个孩子的生命已经不可挽回。时间就是生命!我迅速地逐一查看了6个孩子的身体,在10分钟内,我做出判断:是金葡菌败血症,必须马上使用新的抗菌素。同来的卫生局干部立即电话通知了县卫生局,火速运送抗菌素到医院!第一批药品只用了1个多小时就静滴到了患儿的血管中,其它的综合治疗也一并得到了实施。3天后,除了先期已经不治的2个孩子外,其余的29个孩子全部脱离了危险。

  这件事后,我感觉到,当孩子们的守护神是我们医务人员的光荣义务。事后有人问我,为什么能在短短10分钟内,就可以做出这样精准的判断和结论,是靠的经验吗?其实,这种金葡菌败血症群发性事件,在公安发生乃属首例,到目前为止也是唯一的一例。当时的我,并没有这方面充足的经验,但我曾经历过几例金葡菌败血症患者的抢救经过,得出这个判断主要靠的是责任。就在那10分钟里,我捕捉到了一个共同体征,那就是每个孩子上臂都有一个脓疱疹,而且有共同的发热、腹泻、皮疹、昏迷、休克的临床表现,这些,都很快让我联想到了金葡菌。能在抢救这么多孩子的战场上,贡献自己的力量和智慧,是我这辈子感到最骄傲最光荣最快乐的事情!

  2010年10月,我接诊了一例重症水痘并全身炎症综合症患儿。患儿入院时并发败血症、病毒性脑炎,伴感染性休克。为了挽救患儿的生命,我72个小时未曾离开科室半步,仔细观察病情,监测生命体征,组织会诊,讨论病情,调整治疗方案。经过全科人员的共同努力,患儿终于转危为安。事后,家长万分感激,坚持塞红包给我。当婉言拒绝不成,我按照惯例,在不告知患儿家属的情况下,将钱作为孩子的治疗费,交到了住院收费室。从医几十年,许多患儿的名字我至今记忆犹新。孩子们口中亲切的“黄叔叔”、“黄伯伯”、“黄爷爷”,是我觉得最动听的声音。

  一路走来,人民也给了我太多的赞誉和殊荣,这是一种鼓励,更是一种动力,是县人民医院儿科团队每一个人的心血凝聚,无数美誉的背后是社会各界的帮助与支持!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