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超强:调处千家事是百姓对我的信任

 

  我叫胡超强,现任夹竹园镇司法所所长。

 

  25年,我辗转在7个乡镇,调处民间纠纷,提供法律援助。

 

  2014年2月,我接到白文华一家人的求助。白文华于2012年在荆州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了4台车,从事物流营运。按合同规定,总价108万,每月还款4万7,分两年还清。不料此后一年多时间,白文华虽按时还款,但多次被人扣车。不仅生意没法做,对方还以白文华没履行按时还款的合约,将他告到法院。由于涉及金额巨大,时间周期长,账目凌乱,许多购车细节难以考证。为了帮他解决问题,我连续几天几夜加班加点地研究合同资料,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原来售车给白文华的公司将债权关系转交给了东风汽车财务公司,其中有些缴纳的款项,没有如实转交。

 

  为进一步核实,我同他一起带着合同与付款凭证等资料,顶着炎炎烈日,奔波于武汉、荆州、公安三地。确认账目弄错的事实后,又先后3次到武汉高新技术开发区法院反映。最终,通过几方协商,成功帮助白文华挽回经济损失58万元。

 

  20多年来,我参与调处非正常死亡案件百余起,直接参与调解民间纠纷近千件,为解决家庭琐事与社会管理的瓶颈问题,出具了近百份法律意见书,办理法律援助案件50多起。

 

  2014年4月,司法行政部门开展“送法进监狱”活动。一名王姓服刑人员的处境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于2012年因寻衅滋事罪判刑时,女友已怀孕3个月。后来,儿子一岁多了,由于他和女友没有办理婚姻登记,女友不能以合法身份探监,儿子也因此上不了户口。为了让他安心改造,也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女友愿意等他。王某苦闷地告诉我,不知道怎样与女友办理结婚证。我说,我可以帮他。他非常不信任地看了我好半天说:“这事你肯定办不好,我女友请律师花了一万多块钱都没办好呢。”我非常诚恳地对他说:“我愿试试看,我会尽力的!”他这才半信半疑地向我诉说了他内心的忏悔和对女友的爱。他无限愧疚地告诉我,自犯罪入狱后,就后悔了,得知儿子出世后,更觉得对不起她们娘俩。王某的遭遇,触动了我。我想,我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帮他,不能让他失望。随后,我按照他提供的电话,辗转联系到了远在外地的女友孙某。历经3个月的奔波,2014年7月14日,我和县民政局的干部一道,终于让这对小俩口在监狱里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记得当时为小俩口拍结婚登记照时,王某看了看女友,又低头看看自己穿的囚服,一脸的尴尬。我立即脱下衬衣递给王某穿上。拍完照后,小俩口流出了兴奋而又感动的泪水。后来,我又陪同王某的妻子到派出所,为其儿子办理了户籍手续。这段特殊的交往,让我与这个家庭建立了一份特殊的感情,王某的母亲执意让王某管我叫“爸爸”,我非常开心。做了一份工作,收获了一份亲情与感动,我想,这应是人生最美好的馈赠了。

 

  我觉得自己真正愧对的是家人。有时,我会为了一个非正常死亡的案子,一连好多天不能回家,爱人既担心又害怕。她担心我的身体,更担心我被那些失去理智的死者亲属伤害。在我每次外出时,她都整宿无眠,却又不敢打电话,唯恐影响了我的工作。有时,爱人尽管会埋怨但还是支持我理解我,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她独自承担。每当我外出时,她会事先准备好我急需带上的物品和常用药品,可谓细致入微。由于无暇照看儿子,儿子很小时,就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父母为了让我好好工作,从没让我分过心。自幼儿园起,接送儿子上学放学,孩子生病打针吃药,都是他们照料的。我想,自己的那些荣誉里,也有他们的一半。

 

  付出终有回报。在基层工作这么多年来,我先后被各级组织授予“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十佳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2015年度感动荆州人物”和“湖北好人”、“中国好人”提名奖等诸多荣誉。这些荣誉让我明白了司法工作者责任的艰巨,使命的光荣。感谢党和政府的培养,我将全力以赴,用热情与真诚去温暖千家万户,永远做人民的好公仆!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