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乡土散文专栏《食来运转》之《夫妻麻辣烫》

  想和自己的另一半长相厮守,每天都早到晚呆在一起,那就和他(她)开个夫妻店。而最能日夜相对的就是开个麻辣烫店了吧!若是开餐馆,那男的在后厨炒,女的在前台招呼客人,也不是时时相对的。若是开服装店,那总得有一个人出门进货订货,不能俩人都出去把店门给关了。

   卖麻辣烫就可以。朝夕相处,互相协助。你切葱来我洗碗,你烫粉丝我下面,收摊以后一块儿打扫,一块儿数钱,可以实现整天不分开。在我工作单位附近就有一家夫妻麻辣烫店,味道辣而不燥,高汤滋味绵长,嗜辣的我经常去吃。

 

  一间不大不小的门面,用铁皮做成曲尺形的柜台,把店面的三分之二都圈成操作间。里面的灶架上搁着两个硕大的圆锅,将沸未沸,煮着的串串码得老高。靠墙的一面是数层高的菜架,每层搁着四五个菜篓,里面是各种散堆着的蔬菜和用竹签穿好的海带、土豆、千张皮等。地上的几个大桶里用水浸着宽粉条、细粉丝、年糕,纸箱里是整整齐齐的速食面和玉米肠。靠近洗手间的那头摆放着一个立式饮料柜和一个箱式冰柜。立式柜里是可乐、百事、加多宝,冰柜里冻着穿好的肉串、鱼糕、鱼皮丸,还有一大方盒子的酸梅汤。酸梅汤是他们自己做的,每天要卖两大盒。

  这家店与别的店相比有一个显著的优势,那就是店对门就是菜市场。店里所需的一应食材,都能随时采买,即使有客人要吃的菜卖完了,也能在转眼的工夫迈几步到街对面买回来。他们家的青菜不会担心不新鲜,到了收摊时没卖完的就扔了或者送给有需要的邻居,不会让第二天的顾客吃前一晚的蔫叶子。正因为如此,周围的人都愿意上他们家吃,甚至有稍远处的人慕名而来。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紧挨着他们家也有一家麻辣烫店。同样是离菜场那么近,可往往这家的凳子都不够坐了,得在门外支个小桌子应急,那家的却门可罗雀。无生意可做的店主气哼哼地出来瞄一眼这边,又回头把自家的塑料卷叶门帘无端端放下两条来。

  夫妻俩知道自家的生意好,每逢听别人说“隔壁那家麻辣烫没人吃”的时候,就不由得露出一点得意之色来。往往此时,身高中等、身材敦实、头顶微微露出脱发迹象的丈夫就剥一片口香糖放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嚼几嚼说:“麻辣烫嘛,不好吃哪个还去!”妻子并不明显地笑,只是歪一边嘴角抿了又抿,就显出笑模样来。她在铁皮柜台的另一端低下头去切年糕,把一整根小心翼翼地切成四窄条,甚至是五窄条,再泡进水桶里。白胖的手指按着雪白的年糕条,乍一看竟分不出哪儿是手指,哪儿是年糕。

  这个夫妻店如果说味道是一大特色,那么这位三十多岁的老板娘也算得上是一大亮点。她仿佛不太“像”卖麻辣烫的。可能她太干净、太讲究了。她体形和丈夫很相称,都是圆墩墩的。但是她与她丈夫截然不同的就是有着雪白的皮肤。人一胖,皮肤就格外紧绷,眼角一点皱纹也没有。脸上永恒化着妆,雪白的皮肤上又敷一层粉底,眉毛是精雕细琢的柳叶弯。圆鼻头下是一张小小的嘴,用和围裙同色的大红色口红勾勒出一个端端正正的翘角元宝,越发显得脸盘富态喜人。最精致的要数她的发型。烫成小花卷的长发从额头至后脑都编成小辫子,再各种缠绕盘成发髻,还沿着发角镶戴了一串亮闪闪的五彩发饰。那个繁复的程度绝对要在理发店才能梳得出来。没有哪一次去吃麻辣烫她的发型是乱的、妆是花的,这“麻辣西施”看起来对生活有着十足的热情。

  老板虽然外形上逊色一些,说话还有点轻微的大舌头,但他在做生意上很有一套。麻辣烫本只是个小生意,但他在菜的品种上显然比别家用心。他家有现烫牛羊肉、鱿鱼、猪肝、熏肉,一小份快速地煮好后用辣子、香菜、葱花一拌就能卖普通串串数十倍的价钱。他记性也好,只要去过的顾客都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就拿我来说吧,每次一进去,他就二话不说手势飞快地取碗、搁酱、舀汤,等我坐定,从筷筒里才抽出一双筷子,我的碗就送到面前了,里面已经盛了两串我惯常点的鱼皮丸子。同时问我:“一份年糕现在下吗?”我含着丸子点点头,他就从年糕桶里拈出老婆切好的细细三条来放进尖尖的烫菜篓里,搁进大锅的中央,拨开火力煮起来。旁边点菜的声音早就此起彼伏:“一串海带!”“烫份菠菜!”“蟹肉棒蟹肉棒给我!”他按顺序一个个把菜递到碗边,麻利地用长筷子一捋就下去了,不洒汤不滴油。抽个空还取了串胡萝卜放进一个没吱声的女生碗里,那女生叫起来:“哎我两个月没来吃了你还记得我爱吃胡萝卜呀!”

  夫妻俩做生意,自然是配合默契,但也有起争执的时候。那次眼看着顾客不多,男的取下袖套就往外走。“麻辣西施”不乐意了,问他又要干什么去。男的停下脚步说,“老表”调酱老是调不好,总是差点味道,要去他店里看看。“麻辣西施”的一张粉白脸儿顿时涨红了,红唇一开一合气咻咻地数落:“你管他差不差点味道,跟着我们学卖麻辣烫,你一股脑地全教给他了还不算,还一天跑去三趟!他的店离这儿只差一条街,他这是在你碗里抢饭吃你知不知道!”男的无法反驳,但还是迈开大步走了。女人板着脸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吓得我们不敢叫她添菜。

  后来我们也知道了,他们卖麻辣烫赚了钱是事实,家里已经有两家亲戚找他们讨配方、学诀窍开店了。女人不愿意,但男的讲面子。不仅毫无保留地教,还“扶上马送一程”。这也是女人发脾气的根源。

  尽管有些矛盾,但他们的生意仍是稳定的好,冬天要在墙边加凳子,夏天要在门外支条桌。有一天我去的时候听男的在说,马上要开一家新店了,叫旋转小火锅。现在厂家正在根据新租的门面订做锅具和餐具。材料要八万,门面租金是十八万。这笔钱他们显得毫无压力,而且信心满满地说,旋转小火锅比麻辣烫利润高,人均五块钱的锅底,而且锅子转着自助取菜,会更节约人工,也会刺激顾客自发地多吃,产生更高的营业额。他们夫妻迭声对我们发出邀请,几月几号就会开业,就在小学那条巷子里面。

  再过了一段时间,发现麻辣烫店已经转给他人了。汤寡淡了许多,不知是不是生意不好,所有的菜都在锅里煮得过了头。一串土豆递过来,半路倒散掉了几块。鱼皮丸子煮成了一泡松球,筷子一戳几乎要化成泥,没有半点嚼头。总之哪里都不对了,于是不再去。旋转小火锅那条街人多车多,而且那又不再是麻辣烫了,也没有去过。

  时间转眼过去了一年,附近的一条窄街又开了几家小吃店,有的卖饺子,有的卖肠粉。那天傍晚我一个人准备去吃点什么,忽然发现左边好像又开了家麻辣烫,瞄了一眼,里面是个女人在忙活。脚下没停地往前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倒退回去。果然!这不是那个“麻辣西施”么!我说哎你们又在这儿开店啦,她笑着说是啊是啊!还是一丝不乱的盘发,还是色彩明丽的妆容,元宝红唇一笑就露出雪白的牙。我这才想起来,她以前都没跟顾客怎么笑过。

  我就势坐下来,说那我吃点儿吧。她男人闻声从门外走进来,并不十分热情,但微一颔首,就取了串鱼丸子放进我的碗里。

  旋转小火锅关张了?是顾客不喜欢,还是地段不行?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人,看样子也是曾经的顾客。和我一样,她们也什么都没问,只高兴地说那以后又可以在你们家吃麻辣烫了,别家的都不好吃。

  即便是折腾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又有什么关系呢!麻辣烫也好,小火锅也好,共荣辱同兴衰,俩人始终在一块儿。不管挣钱多不多,夫妻二人,可真是一天也没有分开过。大铜锅里辣汤会一直翻滚,支撑和见证这对夫妻相濡以沫的平凡人生。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