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粑粑

   不管走多远,故乡的味道永远最难忘。关于吃,不论记录,或者品读,都是放松心情,获得美好生活体验的方法之一。欢迎关注公安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豆瓣签约作者慧芸的专栏《鱼米乡之味》!专栏将会由作者讲述湖北公安小城的特色地方饮食,包括作者的生活、食物的做法和与之相关的风土人情。专栏《鱼米乡之味》阅读链接:http://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1772131/chapter/14691416/?dcs=read-reader&dcm=wechat

糖粑粑

  得到一点小实惠,被称做尝到了“甜头”,而不是“苦头”,或“酸头”,甜可以用来形容诸多的美好,可见,甜味是五味里面最吸引人的。这次要说的糖粑粑,不是在炉膛里烤出的糖烧饼,也不是其他的任何甜味糕点,在本地方言中,“粑粑”是有特指的,指的是糯米粑粑。

  把糯米泡涨,用石磨磨成浆,就成了“粑粑”的原材料——糍浆。在我家乡的小镇上曾经有一间机器磨坊,自从人工推磨消失不见之后,那里的生意就一直很稳定。我曾陪妈妈去磨过粑粑。妈妈提着半桶用水泡好的糯米,给人交了一点加工费,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桶再递出来时就磨好了。刚磨好的米浆还不能做粑粑,因为太稀了,需要把水分沥干才成。但是怎么沥呢,又不像淘米,水可以从米筛漏下来和米分离。最古老的方法是把米浆倒进布口袋,把口袋放进稻草灰里,让草灰慢慢地吸走水份,留下米膏。但这个方法因为不太卫生已经被淘汰了。还有一种方法是把布口袋高高地吊起来,让水份一点点渗出、滴下,慢慢也会干。但我们家里也没有房梁可吊啊!妈妈为这个问题曾经想了许多的办法。

  有一天外婆来我们家,无意间听到妈妈为这个而烦恼,就告诉妈妈,把布口袋泡在水里就行了。本来就是要把水份从口袋里沥出来,怎么能泡在水里呢?外婆是不是老糊涂了?当时年近八十的外婆气定神闲地操着一辈子未改的湖南乡音说:“听我滴罗,冇得错滴。”妈妈将近将疑地照做,没想到两天以后解开布口袋的绳子一看,水全干了,留下了洁白如玉的细腻糍浆!我在一旁也觉得非常神奇,就问外婆是怎么知道这个方法的。可她也说不出什么科学原理,说就是这么想、这么试过。这真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位从小“左撇子”(据说惯用左手的人比较聪明)、养育了九个子女的农村妇女,可见生活的一切智慧都来自于勤思考、勤实践。

  “粑粑”的原材料准备好后,可以变化成许多种形态。有酥炸后洒糖的,有煎好后加糖水煮的,也可以搓成小粒与米酒同煮成本地的“汤圆子”的,还可以包肉馅了蒸熟——这种咸吃的方法我们家会在过年和正月十五宵夜的时候吃。

  在餐馆聚餐,如果有女士在场,贴心的主人都会说:“给美女们点个糖油粑粑!”这道香糯的甜品马上会为点菜者赢得一片点赞之声。这里的糖油粑粑,就是把糍浆搓成小圆饼,煎到两面金黄后再放入化开的红糖翻炒,直至两面都均匀地裹上了糖汁,再加少量水煮开而成。盛盘后端上桌来,只见深褚色的红糖汁里一个个圆溜溜的糯粑粑,热乎乎地撩动着人的食欲。和“糖不甩”之类的小资甜品比起来,这道糖油粑粑原材料一样,但热热的红糖汁更让人联想到滋补,好感顿生。一口是不可能干脆地咬断的,像吃披萨时的芝士一样,会拉得长长的,然后柔弱Q弹地分离。虽然是给“美女”们点的,但“帅哥”们也毫不马虎,筷子伸得争先恐后,他们也不会小口小口地细咬,囫囵往嘴里一塞,鼓着腮帮子让牙齿和粘糯的粑粑缠绵争斗一会儿,然后咽下一腔满足。

  妈妈做的糖粑粑是另一种风格。锅里放上更多的油,把糍浆搓成小圆团放进去用微火炸,一边炸一边翻面。等到两面都快酥了,就一边翻面一边用锅铲压。表面的酥壳被压破,里面的白心就开始膨胀、松泡,在油锅里越来越大。眼看着一个个鼓胀胀的粑粑已经熟透,就盛进盘子里,趁热洒上白糖。在无数个节假日的午后,妈妈都会给我们做这样一道毫无添加剂的可口甜食。这道点心的妙处就在于趁热吃,但是切记不可大口咬下去,不然会像热气球一样炸出一团热气烫到嘴。先从边边上咬下一口,热气就从这口子慢慢悠出来,一边听得到酥脆的外壳和白糖被牙齿咬嚼时发出的细微脆响。而吃到里面,还是非常柔软粘牙。“外酥里嫩”这个词语,此刻倒像是对它的度身打造了。

  我一直不太知道如何保存新磨好的糍浆,即使搁在冰箱里密封好过两天也会变黄。所幸超市有汤圆粉卖。磨得细细的糯米粉倒在大碗里,一点一点地水加进去揉和成面团,就和刚沥干水分的糍浆一模一样了。和面粉不一样,汤圆粉揉出来的团子是没有小疙瘩的,极细腻。形容人的脾气好、没性格可以这样说:“像个糯米团,任人捏。”汤圆粉虽然做起来多一步揉的程序,但是却可以有更多的变化,比如做成南瓜饼、红薯饼、紫薯饼、土豆饼。这些食材都有着丰富的淀粉和膳食纤维,又饱腹又健康。本地人做南瓜饼比较多,但我最喜欢做紫薯饼。紫薯除了具有普通红薯的营养成分外,还富含硒元素和花青素。都知道花青素是抗癌的哦!不过,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紫色很漂亮。做法其实比较简单,先把紫薯洗净切片隔水蒸熟,盛进大碗里压成泥,趁热加入汤圆粉揉成光滑的面团,分成小剂子后在平底锅里煎成饼,就大功告成了。紫薯本身已经很甜,所以我一般不会再另加糖。

  那天做好之后,拍照发了个朋友圈,赢来一大波点赞。有人问外面哪里有买的,还有人问做法。小姑子则笑着发来仨字:“耐得烦!”可能也有很多人觉得做个吃的没必要这么麻烦,想吃甜品大可以到甜品店,好多品种可以挑。而对于我来说,朝霞绯红的清晨,或者细雨纷飞的傍晚,在可以看到远花近树的厨房,洗紫薯、揉面团,就是一种精神的放空,元气的回归。特别是紫薯蒸熟以后,用大瓷碗装上,坐到茶几边,边看电视边边用勺子压成泥,真的是个愉快的过程,压着压着会不由自主舀一勺放进嘴里,热热的,又甜又面,瞬间秒杀传统的红豆沙。

  刚煎好的紫薯饼,外面是焦焦脆脆的,有一点点薯片的口感,可里面是软糯的。近厨得食,我总是第一个品尝自己的成果,顾不得烫,咬上一口,“咝哗咝哗”的声音马上能把家里的其他吃货吸引过来。

  每个人其实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不是做得“活”色“生”香给别人看,而是“生”生不息,充满“活”力。你愿意为之花时间的,才是你喜欢做的。你愿意为之付出耐心的,才是你兴趣之所在。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同时,懂得尊重别人和自己的不一样,才能淡定从容,享受属于自己的“甜头”!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