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人喜爱的下饭菜-----糍粑鱼

  不管走多远,故乡的味道永远最难忘。关于吃,不论记录,或者品读,都是放松心情,获得美好生活体验的方法之一。欢迎关注公安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豆瓣签约作者慧芸的专栏《鱼米乡之味》!专栏将会由作者讲述湖北公安小城的特色地方饮食,包括作者的生活、食物的做法和与之相关的风土人情。

  专栏《鱼米乡之味》阅读链接:http://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1772131/chapter/15584979/

  糍粑鱼

  糍粑鱼,是鱼形的糍粑?抑惑是用糍粑包的鱼?都不是。这是我们湖北公安人用特殊的方法制作的鱼。草鱼去头,切成小块,放入大碗里,加入盐,姜,干辣椒,花椒,料酒和醋,抓匀后腌制2天以上。将腌好的鱼块取出,把鱼块摊开放在通风处,晾个半天的样子,去除鱼块表面的水份。锅里放油,风干的鱼块下锅,小火把鱼煎至两面金黄,加少许醋、酱油、葱、姜、蒜瓣,加点水烧开,煮出香味,中间翻下面,最后大火收汁起锅,这道糍粑鱼就做好了。盘中的鱼,就像本地人爱吃的糍粑块儿的形状,故名糍粑鱼。

  除了外形相似,这道菜和糍粑还有另外的共同点。都经过了阴干的过程,水分被蒸发掉了一部分,还保留了一部分,外表已经是干的,但是内里还有一定的湿润度。这样既有好烹制的周整形状,也有外酥里嫩、韧而不柴的口感。

  煎好的糍粑鱼,挟一块到碗里,可以用筷子一层层地揭开鱼肉的纤维,成为薄薄的一片片。在口袋紧巴、物质限量的时代,大家总是把菜吃得很仔细。为了下饭,彼时的鱼腌制得也会咸一些,就着一小块鱼,总要吃大半碗饭。而越是腌得料重,鱼也就愈发咸鲜,让人胃口大开。煎鱼的蒜末、姜末、青红辣椒末,都在成就了鱼的鲜美的同时,和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小撮香料和汤汁拌在饭里,让饭粒一颗颗油润光亮、柔韧有加,透着鱼香的米饭,比桌上的其他菜还要好吃。端着碗,拿筷子往嘴里扒着饭,不一会儿饭碗就见了底。难怪以前民间曾流传这样一个吝啬鬼的故事。

  有一天,这个吝啬鬼的邻居钓了鱼,就腌成了糍粑鱼给他送了一条。第二天,吝啬鬼满脸不高兴地跑到邻居家说:“你这个人,昨天害我受了损失!”邻居大惑不解地问:“怎么我好心送鱼给你吃,反而落了个不是?”吝啬鬼说:“你不送倒好,送了以后,全家人晚饭吃开了胃口,一顿饭多吃了我两斤陈谷子啊!”虽说是个笑话,但糍粑鱼好吃、开胃,由此可见一斑。

  在我上小学的那几年,妈妈在鱼行上班,当会计。每天的鱼市开得早,妈妈总是四五点就去上班。我和姐姐起来以后就到鱼行去找妈妈,妈妈在旁边的早点铺给我们买了肉包子,再让我们去上学。有时候我们起来得实在太早,就在妈妈工作台旁边的小凳上坐到天大亮了再去学校。饶是如此,我们到校也总是最早的。

  妈妈上班早,下班也比较早。鲜鱼一般上午十一点前就卖完,下午就不用去上班了。每天下班后,妈妈还能赶上给我们做午饭。下班时妈妈往往会拎条鱼回家,有时是鲫鱼,有时是鲤鱼,有时是黑鱼等等。妈妈工作的那几个小时都不能挪地方,只有买鱼最方便,当天准备买什么鱼,就先跟卖主说好,卖主就会留一条好的,以优惠价格卖给她。有时我们放学能遇见下班往家赶的妈妈,远远看到她手里拎的,我们就会异口同声地叹口气说:“唉,又是鱼!”我们只知道天天吃鱼都吃伤了,却不知道同村有多少孩子对我们羡慕极了。

  我从小就挑食,长得瘦瘦小小的。在记忆中,没有哪一顿不剩碗底。妈妈总是说浪费粮食会被雷公劈,她也总是施展十八般武艺给我做菜吃。就说鱼吧,鱼行里的各种鱼,被她拎回来各种煎、煮、蒸、炸,就差做出花来了。但我又不大会吃鱼,特别是鲫鱼之类有刺的,总是一块鱼放进嘴里嚼一嚼,又含混一团吐出来。只有煎糍粑鱼的时候,我会吃得比较像样子。有时晾干的时候太阳大了一点,就会稍微干了一些,那样煎出的鱼有时竟然会有肉的口感。但我终究还是害怕鱼刺,更喜欢用鱼里面的佐料拌饭。所以妈妈每次就多多地放香菜、多多地放葱花、多多地放蒜粒、多多地放辣椒块,一盘鱼竟有一半是配料。每次煎这样的糍粑鱼,就会“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有剩饭”。

  随着年龄一天天变大,我的挑食也渐渐地好了。不仅好了,而且还越来越不挑,成了个吃货。转变是从上高中住校开始的。

  刚上高一的那会儿,觉得学校的饭菜糟糕透了。不知道同宿舍的那些同学怎么这么强,把如此难吃的饭菜吃得津津有味,勺子在搪瓷碗底刮得哧哧响,顿顿都吃得一粒也不剩。只有和我一起从初中升上来的小伙伴琼,两个人每次打了饭回来就大眼瞪小眼(她的眼睛更大),勉勉强强地往嘴里塞上一口,要不情不愿地嚼上半天才“咕咚”一声努力咽下。别人吃完了去洗碗,我们俩也跟着去洗碗。每每要往潲水桶里倒一大半儿的剩饭,无可奈何,满腹心酸。第一个月放月假回家,本来就瘦高的琼成了个薄纸片,我也是腊黄着脸,上个楼都有气无力。妈妈啜泣着说这怎么办呢,老这样下去岂不是要饿死了吗,还能读什么书!爸爸到底硬下了心肠说,下个月你要是再不好好吃饭,就退学算了,回家来让你妈照顾你一辈子!

  退学?我又不是不爱上学,只是不爱吃饭啊!不行,我一定要克服挑食,否则一辈子对着我妈,闷都闷死。再上学时,妈妈给我煎了一大瓶糍粑鱼带上,照样有一半儿是调料。到了饭点儿,我和琼想了个办法,我们二人只打一份饭。第一是避免太过浪费,第二是,两个人共同吃完一份饭的压力小一些。那一顿,带着对“退学”的恐惧,就着糍粑鱼,我们俩合力把一份饭给吃完了。后来,慢慢就吃习惯了。其实学校的菜也并没有那么的糟糕,而且加一块钱就可以吃一份小炒。我们每天换着品种吃了三年,到毕业时,我的脸已如两轮满月。而前不久在同学群里看到琼的照片,当年的纸片人早已不见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丰腴圆润的妇人形象,我们哈哈大笑,说岁月不光是杀猪刀,还是充气筒!

  讲营养学的话,鱼是吃新鲜的最好。但从口味来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会别有一番风味。就像人在年轻的时候,要用迷茫的花椒、挫折的酱油、失落的陈醋、奋进的老姜来腌制,才能在岁月过后,成就自己独特的味道。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