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三宝》

(序)

作为公安人民广播电台的主持人,也作为一个热爱本土美食的吃货,我时刻都被生活的各种味道滋养着内心和味蕾。从小吃惯的食物,来源于各种朴素的食材,这些是大自然对勤劳的水乡人民最好的馈赠,是傍湖而居的我们简单生活中收获的美好礼物。关于吃,不论记录,或者品读,都是放松心情,获得美好生活体验的方法之一。欢迎关注慧芸的专栏《鱼米乡之味》

《荷塘三宝》

我的家乡是千湖之省湖北省的公安县,而公安县又有百湖之县的美称。我从小在百湖之一——美丽的玉湖畔长大。玉湖者,碧玉之湖也。每到夏天,湖面尽是碧绿的 荷叶,其间有朵朵荷花俏然而立。诗人杨万里有诗云:“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虽是描述西湖的诗句,可用来形容玉湖的不胜美景,也丝毫不为过。

 

汉乐府有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撑一叶小舟在湖面上,在荷叶间缓缓穿行,摘下一片巨大的荷叶顶在头上遮阳,伸手触到水里,感受着水波的柔滑,低头就能看到鱼儿围着小舟“东南西北”地嬉戏。

除了游玩,靠水吃水的玉湖人民会用湖中特产积累财富、创造美食!有一道著名的夏日菜叫《荷塘三宝》,三宝分别是莲子、莲藕和菱角。

莲子是从莲蓬里剥出来的,嫩莲子也被称作莲米。天蒙蒙亮时,采莲人就戴着帽子、穿着长袖下湖了。戴帽子是不让浓重的露水把头发打湿,穿长袖是避免被长着小 刺的荷叶梗把胳膊剌伤。划着小船下湖采莲蓬,顾不得流连景色,只会抓紧时间快速地把莲蓬摘下来。不多时船的一头就堆得高高的了。一个个圆鼓鼓的莲蓬带着清 新的晨露,马不停蹄地运到集市上,卖给爱尝鲜的姑娘和小孩,价钱很不错。

挖莲藕是很辛苦的工作,没有任何机械可以完成,唯有人工穿着雨裤站在齐腰深淤泥里小心地挖。《爸爸去哪儿》里,几位爸爸也亲身体验过,要不然藕就断成了短 截,要不然就是里面灌进了污泥,总之非常不易。鲜藕淀粉很足,味道脆甜。小时候,我们曾刮干净一段藕,咯巴咯巴地当水果啃,吃得嘴角两圈白浆。

 

 还有一宝就是菱角了。我见过采菱角的工具是一个大圆木盆,采菱人坐在木盆里,以手当浆往荷塘深入划去,菱叶浮在水面上,用手可以从下面把鲜嫩的红菱采上 来。南朝时采菱的年轻女子很流行唱乐府歌曲《采莲曲》,曲中唱道:“秋日心容与,涉水望碧莲。紫菱亦可采,试以缓愁年。”写词人梁江淹说采菱可以缓解忧 愁,其实应该是优美的曲调让人淡忘心中忧愁吧。

  

盛夏时节,舌躁胃弱,来一道洁白澈目的荷塘三宝,君可有兴趣否?洁白的莲藕丁、菱角块儿、莲子粒,只需加一点点的食盐就已足够焕发荷塘之美,三者的本味皆清甜爽脆,且绿色健康、营养丰富。与其说吃的是一道菜,不如说吃的是一份水乡的馈赠,一份美好的心境。

  

这三宝既可以如上炒成一盘,也可以两两组合。比如菱角炒莲子,或莲藕炒莲子。也可以单独上桌,比如炒滑藕片、炒菱角。莲子也可以单独炒,但我在酒店见过最 有创意的做法。在一桌人遍尝了满桌的肥鸡糟鱼后,服务员端上了一碗晶莹的凉饮。偌大的琉璃碗中,只盛着素白的莲子和方糖大小的冰块,再无他物。冰块半融, 莲子就渐渐地浸在了冰水中。在满眼的重油大荤中,它宛如一袭白衣的女子般清丽脱俗。众人纷纷食指大动。舀上一勺到自己碗里,一缕凉气便似有似无地飘来。冰凉的莲子含在嘴里,顿觉饱腻尽消,精神微微一振。碎冰和牙齿叩出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脆响,轻轻地咬下去,幼嫩的莲子应声而裂,清咧的甜味中有一丝苦涩,是 中间的莲芯。莲芯清火辟邪,本地人都会有意地不把它去掉。偶尔吃点“苦头”,才会让我们更能珍惜“甜头”。因了这一点苦,倒觉得这莲子越发甘美,就连什么 也没有放的冰块,也仿佛有了丝丝甜味。

  

说到这三宝,其实还有一物,可以隶属于其中的一宝,那就是藕带。藕带是荷的根茎,也是莲藕家族的先锋。它萌发后抽出白嫩细长的地下茎,其实就是还没有成形 的藕,也是最嫩的藕。藕带纤秀苗条,如果不是那些细微的管状小孔,很难相信它出自于莲藕家族。藕带也称藕梢、藕簪等。在本地我们称呼它为藕肠子。这是一种 象形的称呼,形容它细长如肠。不过我最喜欢它被叫作藕带或藕簪,听起来有如大家闺秀腰间的玉带,又像小家碧玉头上的素簪。而它的外形,又有些像少女水灵灵的手指。

  

由于藕带只在荷叶形成初期有,所以食用期不长。正因如此,价格也不低,如若运到外地,就更贵了。藕带的炒法和莲藕一样,都有个小贴士是“刮去外皮”,切丝或切小断,与红椒丝大火爆炒,用细白瓷盘装了,望之红白相间,美丽动人。

作为湖边人,吃了这么多年的炒藕带,直到有一天,对藕带固有的印象才被颠覆。六月的一个周末,和老公应朋友之邀去玉湖附近的一个鱼塘钓鱼。鱼塘是朋友的朋 友的,对人很热情。到吃饭时主人把我们招呼到平房外长长的廊檐下,一张圆桌上早已摆好了各色菜肴。土鸡、泥鳅、茄子、青椒、红薯尖,无不是自家养自家种 的。人一坐定,厨房里又递出一大碗藕带来!色白如玉,胖胖乎乎。粗瓷大碗盛装、黄稠的菜油汤也无法掩盖它的鲜嫩无双!主人擦擦额上的汗说:“藕肠子离开池 塘就会迅速氧化变老,只有现采现吃才能保持原味,所以刚才是叫你们收鱼竿时才叫人下塘拔的,一拔上来就下了柴锅,你们快吃!”

  

原来我一直见到的透明状的藕带已然不是最原始的样子啊!最新鲜的藕带并不透明,而是像一段白色的水柱,根本不存在“刮去外皮”。我赶紧挟了一根放进嘴里, 嚼之只有脆响,一边嚼,汁液一边溢在舌面,水分咽尽后口里全无半点渣滓,只有咂之无穷的回味。最朴实的烹炒,让它迸发出了最极致的鲜甜。我叹了口气,这才 明白以前吃过的藕带都是浮云。

没炒完的,他们直接用手掐断下到了泥鳅火锅里炖着吃,这么豪迈地吃鲜藕带啊,真可谓是一种奢侈!

也只有这样的人家才有条件做另一道美食:泡藕带。把藕带放进泡菜坛子里,不多久就可以取出,水香浓郁,鲜香辣爽,是难得的下饭菜。

荷塘三宝,不仅让人想到湖里粉红荷花碧绿的荷叶场景,给炎热的夏日带来沁人的清凉。它们更是大自然对勤劳的水乡人民最好的馈赠,是傍湖而居的我们简单生活中收获的美好礼物。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彭慧芸)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