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民俗记

  公安民俗是荆楚民俗的一部分,因而具有强烈的荆楚特征和长江流域百姓生活特征。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风俗其实是某地某种生活习惯使然,于是产生了信仰,产生了敬畏,产生了崇拜。水多凶险,草泽龙蛇,风浪舟楫,全是与命相争的营生,没有繁缛的禁忌和仪式几不可生存。河湖港汊纵横,特别是紧傍长江,以水为乳,水所养育的生活只能是水的习俗。如夏季炎热,毒虫蚊蝇极容易繁殖孽生,造成疾病流行,于是诞生了驱邪逐疫、禳瘟祛灾的习俗。比如门口挂吞口、钟馗像,端午时节插艾蒿、用芦叶包粽子、饮雄黄酒的习俗,划龙舟的习俗,春天开秧门、泥仓门的习俗,喊魂祭水鬼水神的习俗、请筲箕神、放河灯的习俗……

  水质柔软,平原宽厚,“至乡村野肆,旅人不裹粮”。公安人乐善好施,重乡情,笃友谊,因而民俗有着浓郁的人情味、生活味,礼节繁琐。凡衣食住行、婚丧嫁娶、宗教信仰、祭祀礼义,都有着南方的精细、精致、周全,民俗甚多,而随着时代更迭,吐故纳新,也在不断变化。如元宵节舞龙灯、立春迎春鞭春、春社祭神祈雨、龙抬头节祭龙接龙祈丰年、三月三水滨浴洗、端午节龙舟竞渡、七夕沐浴汲圣水等习俗,有的已近消失,有的则注入了新的元素而愈久弥新,流传至今。

  民俗的顽固性或者说生命力的顽强,正是一个民族的凝聚点。春节数亿人不畏艰难奔回自己的家乡,犹如候鸟的大迁徙,形成了一种文化和生命的基因。除非这个种族消亡,这种民俗是不可能中断和消失的。也是一个民族壮大成长的胎记。 公安民谚云:“三十的火,十五的灯”。大年夜三十要火一是因为冷,二是楚人笃信自己是祝融火神的后代,也反映出南方古人对火的崇拜。生火,但这天不能借火。而正月十五为元宵节。闹灯,同样也是与火有关,喜庆热闹,灯火辉煌,明亮绚丽,象征一年“走火”、红红火火、家庭兴旺、前程亮堂。因此公安观灯的习俗由来已久。当新年后的第一轮明月从天空升起时,已是灯火遍地,人流如潮,呈现出一派光明、欢乐的景象。据文化部门的老者回忆(《公安县志》也有载):1984年元宵节由文化局发起的全县花灯赛,在县城斗湖堤举行。每个单位要扎花灯,花灯大而且造型新颖,都想一鸣惊人,压倒对手。县城统划七个赛区,并在城中设置观灯台。赛区灯火辉煌,五彩缤纷,鞭炮震耳欲聋,满街人流如潮,摩肩接踵。青年桥上火树银花,油江河面流光溢彩。好一个不夜水乡,童话世界!人流深夜始散。有的是用竹篾制的龙凤灯、巨荷灯,有的是有木料制作、雕花翘角薄绸覆面的多角宫灯,有的是梅花灯,有的是走马灯,最多的是各种神话人物、各种生肖动物灯、鲤鱼灯、螃蟹灯、虾子灯,小朋友们手上还提着小橘灯,真正是争奇斗艳,令人赏心悦目,大开眼界。还有的单位挂出了许多灯谜,引来人们竞猜,猜中者有奖,肥皂牙膏之类的。正月十五闹元宵,闹的是赛灯、观灯、赏灯、猜灯谜。

  元宵节的活动除了观灯猜谜,还有民俗表演,如采莲船、舞狮子、耍凤灯、玩蚌壳精、玩采莲船、唱地花鼓、打说鼓子、踩高跷、打莲湘等,俗称“闹春景”,年节里水乡的年节因了这些民俗表演而变得优美、风情而热烈。

  公安水乡,有水的地方就有莲花,泛舟采莲,轻歌互答的习俗历来已久。夏秋之际,荷花盛开,芬芳陈阵,浩瀚而碧绿的水面接天连碧,翠绿的莲蓬矗立于亭亭玉立的荷花和表绿如盖的荷叶间,少女少男乘舟莲花丛中,边采莲,边唱歌。

  采莲船源于水乡采莲习俗。用竹、木、纸、布等扎成无底彩船,船中间有用彩色绸布彩纸装饰的亭形雨篷,船下身用绿色彩布遮拦,似水波浪,旦角将船系在腰间,如乘船状,丑角手执木浆边划边舞,撑篙、扳舵、闯滩、斗浪,若舟行水上,表演动作极夸张,表现着水乡人民丰收的喜悦和青年男女热烈的爱情。

  蚌壳精源流古老,由蚌鹤相争的故事演变而成。多由年轻美貌女子扮成蚌壳精,藏身于竹篾扎成,彩纸裱糊,红布条镶边的大蚌壳中,随着锣鼓的节奏,煽动着蚌壳,时开时合,时进时退,时而伸展,时而歇息,妖娆而不失优美的体态,尽现水乡女子的妩媚。那扮成渔郎的男子一心想网住蚌壳,反而被蚌壳一会儿夹住头部,一会儿被夹住脚,逗得满场观众大笑。

  打莲湘,也称“连厢”,最先是手执莲茎莲花作舞,后用竹节替代,并逐渐演变为一种民间艺术形式,表演者身着鲜艳服饰,一人领先,众人列队在后,手执精美竹节,竹节上有小孔,小孔中串着若干有孔的铜钱,舞起来发出银铃般的响声。舞蹈形式优美,整齐划一,十分壮观。

  春节期间,三棒鼓和莲花闹随着狮子龙灯,挨家逐户拜年,我儿时第一次听三棒鼓却不是春节时节,所见到的也只是一种简易的三棒鼓。那是一年秋天,门外敲鼓的人刚唱了句:“打起个三棒鼓,真正说得苦”,门内的母亲已舀了满满一瓷缸子米倒在他挎的布袋中,并让他赶下一家去,我有点怪母亲太性急,后面要唱什么听不到了,并准备跟随敲鼓人到下一家听他后面唱的什么时,母亲板起脸喝住了我,等他走后母亲告诉我,这都是家里遭了灾的可怜人,哪里还忍心听人多唱一句,早点打发了让他好多走几家。就这样,童年时对三棒鼓的印象因母亲的善良而永远停在了一句歌词和一面简易的小鼓上。成年后的我,在书上找到了三棒鼓的说明: 三棒鼓是一种技艺独特的走唱形式,并且是要抛耍本根嵌有铜钱的鼓棒击鼓而唱的,三棒鼓丢打起来,眼钱相互碰击,鼓棒上下翻飞,落鼓合拍成音。令人称绝,遗憾的是我从没有见过。

  说到民俗表演,就不得不提公安的说鼓子和地花鼓。

  打鼓说书习俗由来已久,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在他的《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诗中写道:“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这首诗生动地描绘了江南农村打鼓说书的场景。公安说鼓正与诗中描述的打鼓说书一脉相承。至清同治年间,《公安县志》(清同治)卷四风俗载:“布种,最早花朝后,即行耕种……别有二人,吹喇叭,击贲鼓,竞唱村歌……”由此可见,清代时公安说鼓子已经成为当地百姓生活中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并融为日常习俗的一部分。

  打鼓说书这一形式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但公安说鼓因极富本地方言特色的台词,令人捧腹的“波梭”韵脚,配上地方唢呐,让人听来妙趣横生,人们常用“说鼓说鼓,以说为主,说中带唱,唢呐呜呜,热热闹闹,打鼓说书”来概括公安说鼓的基本特征。

  地花鼓类似东北的“二人转”,但比“二人转”更有韵味,是最具水乡特色的民俗表演。地花鼓表演多是男女二人,旁有打鼓、吹唢呐、打锣、使钹的帮场。过年时节,地花鼓班子到哪家,主人家常常会放一串鞭炮相迎,那表演的男女二人就旋进人家堂屋,一个转身,一个亮相,就跳起来,唱起来了。先是男女牵手舞一段,女的舞着红绸或绣帕,男的做着耸肩、伸脖的滑稽动作逗女角开心,那情意就在红绸飞舞,顾盼生情中流转,配上“郎在高坡把呀妹望,妹在那个河下洗衣衣裳,一洗衣那个衣裳二望郎……”,难怪陈应松先生在《小镇逝水录》中提到的地花鼓是种“妖治邪法”的表演形式,地花鼓确实舞尽了水的缠绵与妩媚。歌声阵阵,舞影翩翩,锣鼓咚咚,唢呐声声,年节里顿时喜气洋洋,热之闹之了。

  再是公安道情(渔鼓),逢年过节,生辰喜庆,婚丧嫁娶,渔鼓是必不可少的。渔鼓一般是单人表演。渔鼓唱得好不好,全凭艺人一张活嘴,能随机应变,张嘴就来。说得顽石点头,铁树开花,河水倒流,哑吧说话,观众就乐,再是好的说鼓戏文也很重要,好艺人遇上好戏文,说天说地说人情,历数人间冷暧,道破世态炎凉,将那虚无缥缈之事演绎得如同身临其境,把那山重水复之情唱出个柳暗花明之景,精彩的渔鼓,常常使听的人忘记了疲劳,忘记了穷困,忘记了岁月悠悠。

  这些和着民间的泥土和芬芳一起成长的民俗表演,将水乡的年节舞动得风姿绰约。水乡的人们通过这样的表演来感受生活的幸福,岁月的静好。

  公安四季分明,过了春节和正月,就真正进入了春天,即将开始春耕生产了。因而在元宵之夜,还有一项与农业生产有关联的活动“赶毛狗”就必不可少了。春节本来是农耕时代传下的节日,赶毛狗更有农耕特色。元宵之夜,田间地头,不约而同点起柘树枝叶,一同燃起,齐声吆喝,还有敲锣敲盆之声,煞是热闹。毛狗为何物,即毛虫也,为害庄稼的田蚕也。春至,蛰虫蠢蠢欲动,乡人必须将其驱逐出境,没有虫灾,庄稼茂盛,年成才好。于是,对未来一年人寿年丰的吉祥渴望,都在喊声中、火堆中显现出来。一年辛苦的农人,在辽阔的田野里,喊出了他们的忧虑,喊出了他们的希冀,喊出一年又一年的春之声。这些喊叫,这些点亮的熊熊大火,将能驱走一切邪秽,让土地生长出更加美满幸福的生活,让日子天天像过年一样……

  顺着节令往前走,就是“二月二,龙抬头”。民间传说,蛰伏了一冬的龙,会在惊蛰这天苏醒,醒后抬起头来,就会春雷滚滚、春雨绵绵,万物也随之复苏。并由此形成了龙抬头日一些特殊习俗。在公安农村,乡民用灶灰自门外蜿蜒布入宅厨,旋绕水缸,主要是引龙出来行使司雨的神职,按照农时及时播洒雨水。除了撒灰,还有在二月二日这天晨起汲水的习俗,谓之引龙。在这天,还有妇女忌拿针,恐怕伤了龙的眼睛等一些禁忌。不过这个节日只剩下一个名分,美好的仪式也成为了历史记忆。

在渐渐远逝的节日中,还有一个美丽的节日,就是农历三月三日,古称上已节,也称花朝节。在古时,三月三日的这天,人们纷纷来到水边,以春水洗涤污垢,认为这样做可以除去整个冬天所积存的病害,在新的一年里清洁免疫,吉祥如意。“上巳”是我们祖先亲水、乐水的节日。随着时代的变迁,在这一天,春水中嬉戏沐浴的场景我们只能去遥想了。花朝节在荆州有的地方依然过,湖北最盛的是鄂东,如黄陂新洲,依然是最热闹的节日。

  每年农历三月三,公安农村有给女孩儿穿耳洞的习俗。笔者曾经亲历在花朝节穿耳洞的仪式。当时由母亲带着到村里“最拉蛮”的一个媳妇家里,同去的还有另外几对母女。几个女孩子挽起头发,一排坐下,那胖媳妇一面拿着两颗豆子在我的耳垂两面捻着,一边逗我说话,捻到一定时侯,趁我不备,用事先在蜡烛上烫了的大针一针扎了下去,疼倒不疼,像被蚂蚁叮了一口,不过我还是吓哭了,后来在母亲的软硬兼施下才穿了另一只,因为微微挣扎了一下,耳洞的位置偏了一点。新穿的耳洞,用丝线挽着一颗扣子,每天要拉动一下,钻心的疼,十来天后,再换茶叶梗将耳洞扩大,一个月后,便可以戴上各式耳环了。如今街上有了汽枪打耳洞,往往还没觉得有痛感,一个耳洞便打好了,不少爱美且新潮的女孩子在耳朵上打一排耳洞,戴上一排闪闪的耳钉,倒也有一种别样的时尚,用现代的工具打耳洞,少了那份针穿的等待与恐惧,但也少了那份节日特有的氛围,就如同这个风情摇曳的节日慢慢退隐在岁月深处一样令人遗憾。

  三月三不管叫什么节日,但吃地米菜(荠菜)煮鸡蛋,总算是这个古老节日的遗存痕迹。这一天,公安街头巷尾到处飘荡着地米菜煮鸡蛋的清香。因为公安人相信这一天吃了地米菜煮鸡蛋,你就不会犯头疼病。关于地米菜煮鸡蛋还有个美丽的传说呢。公安古时是一片水乡泽国,生活在湖边的人们天天吹湖风,得了头痛病。一天,尝百草的神农路过这里,看到一些人因头痛在湖滩上打滚。神农很可怜他们,就到处找草药,为这些人治头痛病。可是什么药吃了也无效。三月初三这一天,神农捡来几个野鸡蛋,又挖了一大把地米菜,煮给人们充饥。人们吃了用地米菜煮的鸡蛋后,忽然感到头不痛了。后来,三月初三吃地米菜煮鸡蛋就成了习俗,被水乡人民一直沿续至今。

  到了清明时节,细雨纷纷,春寒料峭,春节对联上的字迹早已在春雨中模糊,田间地头到处是农民忙碌的身影,民谚道:“清明谷雨两相连, 浸种耕田莫迟延。”。清明本是敦促春耕的节气,后来才演变成纪念祖先的节日。说来与此前两天(或一天)的寒食节有关。寒食节亦称“禁烟节”、“冷节”、“百五节”。至今,公安农村仍有吃冷食的习俗,如用糯米或籼米炒熟后磨成粉,称为“糯米粉子”或“籼米粉子”。也有在寒食前一天多煮些饭,寒食时食冷饭。还有一种油炸的金黄色近似今日点心的环饼,也是冷食,现已不多见了。此外,还用糯米磨浆装盆,上面用布隔开,铺上一层草木灰,吸干水份,成为可以用手揉搓的干米浆。寒食前一天在锅里炕熟,也可以包上火腿、腊肉等调合的馅后上笼蒸熟,炕熟的称扯浆粑粑,蒸熟的称团子。而在藕池、黄山一带,农村农忙时节中午都吃冷饭,整个夏天都是如此。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寒食野望吟》诗云:“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累累春草绿。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生死离别处。冥漠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公安人在清明节前后,无论在外多远,也要回家上坟扫墓祭祖,也习惯称为“踏青”、“插青”。铲除杂草,放上供品,于坟前上香祷祝,燃纸钱金锭。扫墓是慎终追远、敦亲睦族及行孝的具体表现。插青即是在坟边插柳。清明、七月半和十月朔为三大鬼节,是百鬼出没讨索之时。人们为防止鬼的侵扰迫害,而插柳戴柳。柳在公安是常见树木,在人们心目中有辟邪的功用。受佛教的影响,人们认为柳可以退鬼,而称之为“鬼怖木”,观世音菩萨以柳枝沾水济度众生。古人有“取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

  清明的纸钱飘过,就迎来了蛙鸣阵阵的夏日。端午节是夏天里的第一个节日,也是一个水的节日。公安人也把端午称端阳,往后推去四十年,公安许多地方还有头端阳(初五)、中端阳(十五)、末端阳(二十五)三个端阳节的过法。端午节的历史极为悠久,节日风俗也极为丰富,如吃粽子、门前插艾草茱萸,喝雄黄酒等。农家在初五这天,还要买些六六六粉,沿床脚撒,都是为防潮湿的五月蚊虫、蛇蝎等与人“亲近”。农历五月古代被称为“毒月”、“凶月”。其习俗都与驱邪避秽解毒有关。

  但龙舟竞渡则是水乡人民最重要、最喜爱的活动之一。《荆楚岁时记》说:“此灵均沉汨罗日也。人哀其死,舣舟楫拯之,相沿为俗。”在公安,划龙舟另有作用。五月仲夏时节,干旱时有发生,此时正是水稻生长的关键时期,农家对雨水的期盼心情可想而知。人们用龙舟竞渡的形式,模拟龙的形象,祈求龙神显灵,使其一方风雨遂人,稻麦丰收。公安古时湖湖相连,沟沟相通,龙舟竞渡就变成水乡人的狂欢节了。公安县志也记载了1984年在玉湖的龙舟赛事的盛况,只是这些年再难见到锣鼓喧腾,百舸争流的景象了。

  水乡水草丰美,鸡鸭肥壮,盛产各类禽蛋,所以端午节又有女婿给丈母娘家送咸蛋、皮蛋的习俗。

  到了七月,水乡夏夜,家家搭了凉床在禾场上纳凉,年长者指着天上的银河,给后辈们说着牛郎织女的故事。心地善良的牛郎织女,总惹得年幼的我们时时遥望那条银河,遥想着这个凄美的故事。传说在七月七日这天,喜鹊搭桥,牛郎织女会沿着鹊桥相会。老人们还说在夜阑人静之时,悄悄的躲到葡萄架下,苦瓜藤下,屏息静听,隐隐能听到牛郎、织女对谈或是哭泣的声音。现在,七夕节更成为了中国的情人节,这一天让商人们赚了个钵满碗盈,也算是古为今用,推陈出新。而天上那条银河却是水乡孩童们的夏夜里永远也看不厌的风景,讲不完的故事。

  由于俗信认为七夕之水是“圣水”,清凉不腐,水乡人多用这日汲取的水制酱。

 

“七月半,鬼乱窜。”《公安县志·同治本》说到公安风俗:“邑俗好鬼神。”这个“亡者返家”的鬼节,也叫中元节。老人们告诫,这夜千万不要外出,以免碰上鬼。传说这天晚上过阴兵,大队大队的人马。老县志上也记载过某年七月半过阴兵,“遍野荧荧,似有人马之声。”想来那情景必是壮观而恐怖。这一天要给祖先及亡者烧“封包”,中间上写毛笔字“封奉故先考(妣)×公讳××大人魂下冥中收用,”等字样,右边写“中元令节之期虔备袱钱若干封”,左侧偏下写“孝男孝媳某某等,孝孙某某等”。反面要写一狂草的“封”字,俗称“画封字”,以防外鬼偷用。还要为其它祖宗统烧一包,写上“×姓祖宗,普遍有请”。同时还要为无家可归的野鬼们烧些纸钱。

 

  中元节还有漂放河灯的习俗。笔者曾在八十年代亲历过虎渡河的一次放河灯盛会。当时岸边挤满了观看的群众,已记不清是一群尼姑还是道姑模样的人先是念经超度,再将一盏盏纸扎的荷花形状的灯放入河中,每盏灯中间都有一只燃烧的蜡烛。河面上星星点点,无数的河灯承载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顺流而下……

  八月十五,新月最圆的中秋节,是亲人团圆的日子。吃月饼、赏月的习俗古来有之。民国时曾称为“秋节”。因为秋收已近尾声,人们一年的劳作终于有了回报,将丰收的粮食制成糕饼,成熟的瓜果摆满桌子,还有自己酿制的桂花酒,在一轮皎洁的圆月之下,品尝自己劳动换来的甜美生活,真是幸福至极。赏月在水乡,更具有浪漫的情调。袁宏道在《沙市竹枝词》中写道:“陌上相逢尽楚腰,凉州一曲写吴绡。鹍弦拨尽南湖月,更与唱歌到板桥。”记述的正是在荆州沙市泛舟赏月的情景。年轻人也有“走月亮”之说。即双双结伴在月光下散步,谈情说爱。不管走月,望月,在水乡赏月,是一件美事。比之城里高楼缝隙间的匆匆月色,多了份湖光水色的韵致。水乡中秋的夜,仰首苍穹,皓月当空,波光潋滟的湖面,湖光月色两相和,而秋蛩轻鸣、秋风加上些微凉露,恍惚之间,确实有“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苍茫感悟……

  九九重阳节,有吃蒸糕(寓“登高”之意)、喝菊花酒的习俗。

  喝过重阳节的菊花酒,日子似乎就慢了下来。进入腊月,就闻到年的味道了。杀猪声、竭泽而渔的欢快声无处不有;腊肉腊鱼也渐渐晾满了檐前。刮苕摊豆皮已是水乡不可或缺的风景。苕皮豆皮摊晒在门口禾场,作为家底殷实的一种显示,寻常老百姓乐此不疲。

  到了腊月二十四团小年,家家扫尘会饮,小孩子穿上新衣。接下来家家熬麻糖,做“酥食”,有黄豆酥、水晶糕、酥饺。炒年货。如炒花生、炒苕皮、炒豌豆和米子(米泡),米子用糖稀浇,又成为米子糖。炒东西在腊月二十七,曰“炒七不炒八”,炒了八,翻过年来天天“吵”。糍粑也是过年的标志之一。杵糍粑用碓窝,蒸好的糯米数人相杵,杵得愈久愈细愈好吃。

  在水乡,过年的“团年饭”也颇有讲究,全鸡、全鱼、全蹄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寓意“年年有余”的鱼。再是豆腐丸子、珍珠丸子、鱼糕、扣肉等。“萝卜团年”是水乡人的口头禅,用大罐煨的肉皮烘红白萝卜、排骨烘藕,往往一吃半个月。开席前在门口燃放鞭炮,然后关门,“叫”(祭)祖先及死去的亲人,同时在桌下烧纸,弄得满室烟雾,祭酒则倒于地下。敬过祖先后方能开门入席用餐。席上一般会多摆几副碗筷,以防有人串门,这天若真是有人串门,那主人家认为是吉兆,是非常高兴的,不管吃没吃,一定要拉着入席的……

  团年过后最重要的事,是去祖先及死去亲人的坟上“上亮”,过去是自制的墨水瓶灯,后来则是蜡烛灯,四围用纸糊上遮挡风。“野田荒冢,恍若灯市”(《公安县志·同治本》)。给亡者送亮,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候,是对逝去亲人的一种深切怀念,这墓地里的灯市,是对公安人重亲情、重孝道的最好说明。

  三十晚上全家围着火盆守岁,也有叫辞岁的。嗑瓜子、吃酥食、看春晚、拉家常,大人给小孩压岁钱……一年中神仙般的日子降临人间。子夜时分即鞭炮大作,叫着“出天行”。此时,全家洗手焚香,先拜家神,再拜灶神,焚烧灶书,拜灶神以猪头敬之。出天行后,新的一年到来了……

  正月一个月,公安有请春客的习俗。此一习俗是公安人讲人情,重礼性的独特标志。这一个月,你家请了我家请,天天吃得红光满面,人人开心无比。亲朋四邻,单位同事,既增加了感情,其乐融融,也让春节后的严寒变得热气腾腾,有了盎然春意。

  除了岁时民俗,水乡的婚丧习俗也烙上了水的印记。

  公安民间常将婚嫁、丧葬并称为“红白喜事”,前者为红喜事,后者为白喜事。凡遇红白喜事,都要按照古之礼仪举行较大的婚庆或殡葬活动。礼仪的过程,是水乡衣、食、住、行中民风民俗的集中体现,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

  在公安婚嫁中,一个人的婚嫁是从说媒开始的。在旧时,男女婚嫁凭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使到了如今,自由恋爱的男女,其父母也要象征性的请上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作为媒人,觉得这才合了礼数。

  公安有“好吃爱做媒”的讥讽之说,但也是事实。一般是男方为了感谢媒人为自己的孩子说亲,平时就用好酒好肉的招待,定亲那天一般是女方安排家族中的叔公、舅公当媒,男方再把自己的亲戚接来一起作陪,也就是古时所说的三媒六证。到了正式娶亲时,要大宴宾客,婚期一般为两天。头天就是陪媒酒。喝陪媒酒是婚宴中最高规格的酒席。媒人顺理成章地成为头等客人,而第二天的婚宴中的头等客人则是新郎的大舅舅了,水乡习俗是婚宴时舅舅特别是大舅舅不至,酒宴就不能开席。

  公安婚嫁中还有哭嫁这一习俗。在古时待嫁的新娘一直要唱到出嫁后才能停。据老人们说,那一首首倾诉情感的歌谣,时而欢快,时而凄凉,欢乐时旁人听着也欢笑,凄凉时让人听着也想淌眼泪。

  若不是亲眼看见新娘的眼泪,我不会相信,古代的女子要唱颂怎样的哭嫁歌!那是有一次随父母到一家村民家里喝喜酒,在酒席间远远的那个新娘擦拭起眼角的泪水,脸上的胭脂在泪光中荡漾……那一刻,我宁愿相信这是一种古老的心理沉淀。直到成年后的我也在出嫁那天痛哭失声时,我才明白,就算没有哭嫁这一古老的习俗,那一刻,心中也满是对故土的依恋,对父母养育恩情的不舍,对兄嫂姐妹情谊的眷恋,对出嫁后的担心……又怎能不泪流满面,伤心欲绝。

  公安还有“倒插门”的奇特风俗。民谚有:“杨公堤一条堤,家家户户招女婿”。“官沟一条堤,家家招女婿,吃饭一大桌,问起姓来各是各”。他们不管自家有无儿子,都流行招女婿,俗称“倒插门”。男方到女方家后,一般都要改名换姓,如生多个子女后,其中一个子女要随父姓,称“回中子”。

  公安人是楚人中的楚人,楚地的中心,特别“信鬼巫,重淫祀”,其巫风巫俗也渗透到丧葬的仪轨中,后世沿袭并发展,逐步形成一种巫风宗教兼容并蓄的丧葬习俗,使之丧礼更显示出庄严性和神秘性。公安民间办理葬前丧事,主要包括围坐送终、抹尸装束、告丧亲友、丧鼓伴灵、设坛做斋、入殓追悼等内容,相当讲究。在安葬死者后,还要定期举行一些祭祀活动,公安民间的祭祀活动重点是服丧、祭扫、家祭。丧俗中颇具水乡特色有打丧鼓、请水、讨孝米等习俗。

  在公安农村,乡人称丧事宴席为“吃烂肉”,即菜肴所用的动物性原料是不带骨头的,据老人说,此俗是来自世代相传“肉可以让你吃,但骨头不能让你吃”上古原始社会“吃死人”的习俗。剔骨外,还有在酒桌上不用汤匙,取食汤菜时用酒杯去舀(把酒杯叫做“钵桶”)。丧事宴席,在公安的虎西地区,孝子必须跪着每桌去敬酒,而虎东地区则孝子不能敬酒,客人自己喝。这反映习俗的千差万别。

  公安农村流行着丧鼓伴亡灵的习俗,人死后当天夜晚孝家要请民间艺人或歌手打鼓唱歌,相伴亡者到天明。俗称:“打丧鼓”。一般是一名鼓师坐着敲击大鼓,并负责帮腔,两名歌师各执一面铜钹,以竹签相击,在灵堂内踏着有节奏的步子,面对面地轮换演唱,这种称为“跳丧鼓”。也有歌师坐着唱的,就称“坐丧鼓”。

  请水则是丧礼中最具水乡特色的仪式了。请水即是取水为亡者净身。笔者祖父去世时,族中老少去三里外的村头三岔河取的水。道士们在敲打着锣鼓,经幡高高飘扬在队伍前面,两位堂哥搀扶族中年龄最长的老者(我祖父的侄子,但比我祖父年纪还大)跟着,百来号人的队伍一溜孝服,全素的是子侄辈,镶一点红布条的是孙辈,而镶绿布条则是重孙辈了。一行人浩浩浩荡荡来到河边,道士带领众孝子烧香叩头,用瓦罐取水后,再另择路返回。回到灵堂,道士手拿树枝,蘸着水满屋挥洒,口中念念有词,意在驱除死者的罪孽。再请一个老伴双全、子孙满堂的人给亡者抹澡,以图亡者在阴间吉利。澡巾必须用纯棉白布,抹澡从头到脚必须三袱子抹完。有的地方则是前三下,后四下。称前三后四。

  男亡者须由道士为其解结、解罪、散花。也称绕棺,敲敲打打煞是热闹,一般村人们都会争相前来观看,里三层外三层把禾场围个水泄不通。绕棺就是为亡灵做法事。由道长手执灵幡,领众道士和众孝子孙,围绕棺材,手敲木鱼,口唱道歌,其他道士和之。每绕到神像前道士要领孝子下跪磕头。道歌之内容均是亡者在生所犯的八十一条罪孽,请求上天饶恕。据说要围绕棺材走八十一趟,孝子也要磕八十一个头,以代亡人受罪。道歌内容凄缓,唱声悠扬,绕棺原为僧人诵经之用,在水乡,佛道掺和,就被道教窃用了。如若死去的是女性,还要破血盆。传说母亲生儿育女时血水污染地府,母亲死后会被阎王惩罚治罪,在世的儿女应替母亲破血盆赎罪。事先扎一花篮,篮中放一盆用红纸浸染的水(称血水,现多用可乐代替),在门外设一祭坛,花篮就放在祭坛下,祭坛四周围围上幡帐,道士率众孝子跪拜于地,历数死者生前苦难,唱一句爬一步,其他道士和之。众孝子手拿燃香,香燃尽,众子孙分喝完血水,破盆便完成了。

  公安农村还有一种讨孝米的习俗。一般是孝家在出殡后,由于不撞七的缘故,必须去讨孝米。从人死的那天算起,算十个七天,即七十天,在这七十天的每一个第七天都碰不到“七”,也就是说碰不到“初七、十七、二十七”,这几个日子就要去讨孝米,人们认为,“不撞七”,死者到了阴间就没有饭吃,后代将来也有做叫花子的危险,既然这样,倒不如现在去讨,一般由孝子,孝孙去讨,身着孝衣,孝帽,在本地跪足一百户人家。被讨家必然只能用手抓一把米或者捧一捧米给讨者。这样带有人体气息的米才会给孝家带来福气,自己也因此积下阴德,孝米只能请亡灵和自家人吃不能卖。

  如此繁多程序的习俗在公安农村延续了下来,似乎只有这样仿古沿袭,才是生人不免死人意,既是生者对自己的精神安慰,也是对死者的追思与纪念。

  一个个节日,是千年的古风,一种种习俗,似祖先的叮咛,传承着民俗的文化,延续着民族的根脉。没有这些草根风格、菁芜掺杂的习俗,中国人也不叫中国人,中国的文化也不叫中国文化,这一片凝聚着先人美好愿望和梦想的乡风民俗、最为原生的礼义“沃土”,成为了我们楚风浓烈的丰润生活。(作者:侯丽)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