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心乡·异乡
——为侯丽散文集《水韵公安》而作

  听一句乡音可以重温一段乡情,品一碟乡菜可以了却一种乡愿,而在一缕缕让人沉醉的书香中重归水乡故里,这样的一种喜悦就绝非一个个乡字能够形容。公安籍80后作者侯丽女士为我们倾情呈现的这一部散文集《水韵公安》,就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喜悦,甚至是一种意外的惊喜。作者历经一年寒暑,专心寻访书写的甘苦自不必说,那一份为本地民俗探究的责任、乡情与热情,确实难能可贵。这本极具民俗文化价值的书有如一张失落已久的云梦灵山地图,为我们追踪、打捞失传的民间精神地理,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线索。

  

  在我的心目中,曾百湖环抱的水乡僻地公安,一直都是楚骚、魔幻、精魂与顽灵无声集散的冲要之地。水作为这片土地灵动不羁的亘古背景,其滋养、温润、默化的功能是无形无迹的,那激荡胸臆、化育性灵的奥秘应该在阴柔的水性那智者般澄彻与诡谲的神秘感悟中寻找答案。诞生生命的基质是水,有水则灵出。中国古老的五行智慧,金木水火土之中的水代表着一种沉潜与执拗的力量。水紧紧地贴着广大的土壤,渗透了幽暗的地心,又悄然无声地跃向地表,以和煦而神秘的精微之物蒸腾于蛮野的大气。水复又变幻了自己的身形,以雨露和雪雹的形式贯通歌谣与闪电。水有时是柔媚顺良的,有时却是浩荡不羁的。水滴而石穿,水与时间相互缠绕,她们在自然的风景和世代内心的境况中共同阐释着我们赖以生息栖居的大地。

  公安人傍水而居,民风淳厚,无疑都是温良恭俭让的世俗之人。但智者、诗者时有侧出。如智者大师,如三袁兄弟及其家族,如诗人、小说家陈应松先生。智者是一个隐在的诗者,诗者是一个异在的智者。对于智者而言,时间与世界是我们的肉体暂时寄居的场所,语言是我们与神秘的、无解的、巫的或恶的世界保持某种内在联系的符号和桥梁。对于诗者而言,时间与世界既是我们“游尸舞荡”的肉体爱痛交加的舞台现场,又是我们吊诡或歧义的诗意言说乐此不疲的生存依据。诗者的语言来自于世间沟通的民俗生活那先天铸就的通道,其另一条暗道则艰难地、无畏地通向精神生活的广场。不仅仅是乡音、乡情把我们的外在生活融汇、粘合在一起,更是一种接近于诗性的草莽气质或自由性灵把我们的内在精魂熔铸在一起。基于这一认识,我自然看重我们赖以生存的水乡风物的人情地理,但我却更为珍视我们每个人的心乡,亦即我们无论置身何地都在暗暗寻找的内心的故乡。我们各自生活的家乡就在那儿,就在这儿,但我们各自寻找皈依的心灵之乡却并不在那儿,也根本不在这儿。事实上,我们的家乡已成异乡,我们的心乡一直在漂流。我们过去那种原生态的故乡是回不去了,我们过去那种原汁原味、有滋有味的生活是回不去了。现在,充斥着我们日常生活的大量语言尽是一些强加的、意识形态化的精神碎片,或者说我们的所谓生活是长期处在一种极为被动的或被抛的屈辱状态。而与我们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自然生态与水系的污染程度几乎与我们的精神灰度相当。我们的家乡曾是河港纵横的百湖之县,而今,许多河流、许多湖泊都已变成了腐臭的地点,或者已经从我们的乡土中消失。我们地方文化和民俗的衰落与污化,只应该被看着是我们民族、甚或人类正逐渐矮化、堕落的一个缩影。因此,当我翻阅《水韵公安》这本散文集的时候,我强烈地意识到我们的自然生态与文化生态自古及今的巨大变异,对此我既感痛心,又不免失落。好在我们虽然处于如许衰落的世代境况,一种反叛的、崇仰着绝对自由的理性精神和纯正性灵依然没有泯灭,一种向善的力量依然在我们的内心中存在。侯丽女士的《水韵公安》对我们美好故乡的深情回望和不无诗意的凭吊,正是这一力量的最好诠释。这种居于民间、自发沉潜的精神朝向与文脉传承的内心能量,也将是我们今后努力重新筑居一种良性的自然生态,重新建构一种普世的文化生态,重新开创一种灵动的文学生态的希望和保证。

   谢谢侯丽女士给我们故乡默默馈赠的礼物!谢谢她的文字让我重温故乡的童年记忆!谢谢她的努力给了我一些新的启示!也希望她今后能写出更好的作品!(作者:野 梵)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