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曾出了个轰动全国的“反面典型”,他是谁?

公安曾有三位被媒体炒得震撼全国的人物。说起这三位惊天动地的故事虽是过往的“历史”,但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或许没有忘记。他们就是当年被定为“种植棉花的全国先进典型肖武权”“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活典型彭先怀”“为老百姓当参谋的王心海”。

为了了解他们曾经的“辉煌”,记者通过找他们本人与亲友、当年的干部与群众访问,并在县档案史志局查阅当年的报刊与史料,方把“那些年那些事”搞明白。上篇介绍了《唯一与周总理握过手的公安人——肖武权》,今天再介绍彭先怀为何会轰动全国的前前后后。 

01

彭先怀,原是公安县南闸区黄山公社上升大队(现为黄山头镇上升村)党支部书记。他被批判的“事迹”,那是莫大的冤屈。在当时来说,能给他扣上“走资本主义道路”帽子的事,不过就是他家的菜园子种得好,鸡鸭鹅猪养得好;甚至夸大其词地说他老婆为了自家利益“连风都抓得进来”。他的工作本也干得不错,讲产量高低的年代,上升村还是非常出色的村。可是彭先怀就是个性较强,自己认为占理的事,那是绝不委曲求全的;比如上级批评他并非是事实时,他定然会“火冒气孔”,偏要辩个明白。于是,就“刺激了地方干部”。当地的老人们说,当年,他被“闹得全国都知道公安有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活典型”,吃亏就吃在他“嘴皮子硬”的份上。

  

↑ 1975年10月27日《湖北日报》头版头条“推介”彭先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批判文章

02

1975年10月27日的《湖北日报》在头版头条以《大学大批 大干大变》为题“推介”说,“黄山公社上升大队党支部书记彭先怀带头走资本主义道路,搞个人‘发家致富’。近几年来,他家个体经济收入相当于集体分配收入的一倍多到两倍。社员、干部人心涣散,不光挖空了集体积累,还欠外债。县委抓住这个典型,在全县开展了‘走什么道路’的大讨论……在各区、社先后举办了一千多期共有十万人次参加的各种学习班,对照上升大队的情况,联系实际,批判资本主义倾向。”

  

↑ 1975年10月27日《湖北日报》头版头条“推介”彭先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批判章“节选”部分。

03

据彭先怀的子女说,彭先怀曾经为他自己受到批判作过统计。当时,全国从中央到地方有70多家媒体载文批判他“走资本主义道路”(主要是党报党刊,那时除了三级党报外,少有其他报纸);省内外的省市县公社各级党政部门以及部队组织的到上升大队开现场批判会的团队络绎不绝,一时间通往上升大队的“批判队伍”川流不息;因此,“彭先怀”与“上升大队”两个名词声震全国。当时,彭先怀还“偷偷地”把能见到的批判自己的报纸文章剪裁下来,贴在一个大本子上,并用记日记的方式记录了他每天受批判的情形和自己的“思想斗争”情况。那时他的精神压力或许今天谁也想象不出来。乡亲们说,他在那种压力下“能坚强地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啊”。可是后来,他担心这些东西会给自己的子孙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一把火把这些“历史物证”烧掉了。子女们保存的一些父母的照片什么的,在搬迁中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 县档案史志局编辑的《公安县百年大事记》在第151页上记载着彭先怀先受批判后被平反的过程

04

却说有两件事可以佐证当年媒体有“无穷”的推介力:一是如前所说的彭先怀的“事迹”报道后,引得全国各地许多省市县公社甚至部队组团到上升村来现场“学习取经”(怎样批判的经验),在现场感悟“资本主义的危害性”,在现场开批判大会以提高“防止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自觉性;二是彭先怀外出住宿,不需要开具任何证明携带(那时还没有身份证,必须带当地大队或公社的证明)。据说有一位湖南某地的旅店女服务员要他出示证明,彭先怀“理直气壮”地说:“我还要证明吗?我的名字就是证明唦!”女服务员在抓阶级斗争的年代里“义正辞严”地提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我们这里有严格的规定,任何人住店都要有证明。”彭先怀“据理力争”地告知:“那你把你们省的报纸拿出来看看,看有没有一个湖北省公安县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彭先怀?告诉你,我就是那个被批臭了的彭先怀,全国各地都在报纸上介绍我,还要什么证明嘛?”女服务员听他自我介绍是彭先怀,立马刮目相看,语气反而变柔和了:哦,原来你就是彭先怀呀!

  

↑ 彭先怀生前于1993年冬的照片

县档案史志局编辑的《公安县百年大事记》在第151页上记载:1975年1月7日和4月1日,县委先后印发《关于上升大队支部书记彭先怀走什么道路的情况调查》《关于进一步深入批判、讨论彭先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错误的通知》,要求全县农村、城镇、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党组织,组织全体干部、职工和社员开展讨论。一时间,打“土围子”,抓“暴发户”,割“资本主义尾巴”等伤害群众利益和感情的事情时有发生。“批彭”运动历时三年多。1978年10月6日,县委作出为彭先怀平反的决定,召开平反大会,推翻了强加给彭先怀的全部不实之词。一代“名人”彭先怀,于1995年2月4日(正月初五)总算没有带上遗憾溘然离世。

(文:汤博词)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