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与周总理握过手的公安人,你知道是谁吗?

公安曾有三位被媒体炒得震撼全国的人物。说起这三位惊天动地的故事虽是过往的“历史”,但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或许没有忘记。他们就是当年被定为“种植棉花的全国先进典型肖武权”“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活典型彭先怀”“为老百姓当参谋的王心海”。

为了了解他们曾经的“辉煌”,记者通过找他们本人与亲友、当年的干部与群众访问,并在县档案史志局查阅当年的报刊与史料,方把“那些年那些事”搞明白。今天先介绍“种植棉花的全国先进典型肖武权”。 

01

肖武权,原是公安县金狮区群兴公社窑星大队(现为狮子口镇窑星村)党支部书记。他的事迹之所以在全国都有影响,是因为窑星大队在1977年之前连续多年出了爆炸性的新闻,全大队棉花皮棉亩产达到220斤!要知,江南一带不论在哪里种植棉花,皮棉亩产要想达到100斤都十分困难,而窑星大队竟然达到人家望尘莫及的200多斤,这可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产量啊!因此,1969年2月,肖武权被光荣地“特邀”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棉花工作会议。会后,周恩来总理在台上与省级负责人(地市级负责人仍然坐在下面观看)合影时,特地单点最基层的农村党支部书记肖武权上台一起合影。

 

 

↑记者在县档案史志局拍摄的资料图片

02

据老干部们介绍,别说那时江南的棉花皮棉亩产难能达到200多斤,就是日照最充足的新疆与全球单产最高的美国也难能达到如此高的产量。之所以窑星大队的干群有这般神奇的本事,当然是在于领头人肖武权带领大家“敢想敢干”,千方百计地为提高棉花单产“找窍门”。他们除了精耕细作、多施肥料外,还把沟渠、大路边和河洲上“不算耕地面积”的河滩地都种上了棉花。

 

 

↑肖武权近照

肖武权自从参加全国棉花工作会议后,《人民日报》和许多省级报纸与广播电台都大篇幅地介绍了肖武权带领窑星大队“农业学大寨”亩产皮棉过200多斤的令人震惊的“事迹”。接着,他身上的光环接踵而至: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被选为全县全省全地区全国人大代表和党代表,并被转为国家干部,先后在公社和区委任职。省政府还拨专款在金狮区的申津渡集镇建了个周总理赞扬的“南方棉区的一面红旗”——窑星大队接待站,并抽调了一群帅哥靓妹组建了一支文艺宣传队,专事接待全国各地的参观取经者。一段时间,通往窑星大队的路上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如同繁华闹市。

 

 

03

如今已是九十高龄的肖武权,仍然耳聪目明。记者与他电话联系“落实有关情节”时,他依然记忆犹新、滔滔不绝地习惯性地跟记者“作报告”,语言逻辑性很强,并在重点的地方拔高嗓音,感觉很生动。凡是熟知他的老干部谈到他时,都津津乐道地向记者介绍当年“肖书记作报告笑破肚皮的趣事”:他在北京参加会议回来后,金狮区区委在大礼堂召开了全区干部、区直机关职员都参加的大会,区里组织人员列阵夹道、红旗招展、标语满街、锣鼓齐鸣、载歌载舞、口号震天地拉着横幅“热烈欢迎肖武权同志介绍北京大会的盛况”。

 

 

↑肖武权的女婿刘道云用微信传给记者的图片

据说,他刚上台的一番开场白,就立马把坐在前几排的学校的粮站的供销社的年轻妹子笑得一个个从木板靠背椅子上像河岸崩垮一样地直溜溜地全都“梭”下来了,她们“不约而同”地蹲在地上勾着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吐着长长的线条形的清水,边笑边喊“我的妈呀”“我的娘啊”“我的天啦”“我的老天爷呀”“肖书记呀,您停、停、停一会再讲吧,我笑、笑、笑得硬是肚子都抽、抽、抽、抽抽筋哒呀”。读者或许不明白:肖书记的报告怎么会像讲“单口相声”似的,有这般神奇的效应呢?那就听听当年肖书记作报告的一段“录音”吧!加之,当年的老干部都要求再现当年的真实情景:

 

 

↑记者在县档案史志局拍摄的资料图片(居中者系肖武权,左一系财经大队长裴光清——同样是当年被《湖北日报》大力宣传的先进典型)

他用较浓重的松滋口音(因为窑星大队靠近松滋——记者注)声如洪钟地说道:“同志们啦,我告诉你们一个稀奇古怪的事喔!我这次到北京开会呀,感到最想不明白的就是,人民大会堂里头喏坐的椅子呀,人家根本就不叫椅子,叫什么呢(他虽没读过多少书,但懂得用反诘句刺激听众的神经以激发大家听讲的兴趣——记者注)?人家叫沙发呀(那时公安县的百姓们特别是农民从来没见过沙发——记者注)。其实,我围着喏椅子转转地翻翻地看了几遍,那上面一颗细沙子都没得,却不晓得为么子北京把椅子叫沙发,我硬是不理解他们为么事要取咧么个古怪的名字呀!啊,话又说回来,喏椅子也难怪人家不叫椅子,因为呀,喏椅子一坐上去要好舒服就有好舒服,啊——(在此处,他故意停顿了很久,吊听众的胃口唦。真是演讲高手啊——记者注)因为喏椅子屁股底下的坐板子不是像我们这里的,我们这里的椅子一挨上屁股,感觉就是硬梆梆的冰凉凉的毛之糊拉的,人家北京的椅子呀,软呼哒,就像伢子嘎的嫩肉巴子挨阧身上,一坐下去呀硬是崴齐腰啊(公安、松滋一带的方言,陷下去的意思——记者注),就像啊,就像有人在腰里跟你在搞按摩啊,舒服得无法形容啊……”

 

 

↑记者在县档案史志局拍摄的资料图片

他后面的报告更精彩:“开完会以后呢,省一级的领导都上台跟周总理照相。几排人都摆整齐哒,突然听到周总理朝台下连喊哒三声‘湖北的肖武权同志来没有,请上来一起照相’,我开始以为喊的是跟我同名同姓的唦,根本就没想到周总理是在喊我啊。后来坐在我旁边的荆州地委书记提醒我说‘老肖啊,总理好像是在喊你呢’,我这时才像做梦的突然醒过来哒,急忙用蛮大的声音答应‘我来哒’,然后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主席台边上,接阧一个飞步跨上了主席台。”

 

 报告作到这里,肖武权猛喝了一口区委书记递给他的搪瓷缸装的用三皮罐茶叶子烧的凉茶,越来越精神了,所以“精彩节目”逐渐推向高潮:“我一大步跨上台后,周总理就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这个时候啊,那真的是不知该怎样形容我蹦蹦蹦乱跳的心情啦!那个心里的激动啊,激动得硬是无法形容啊,激动得硬是发晕啦,硬是有点找不到晃搔啊(不知方向之意——记者注),硬是激动得白布褂子汗落脚啊……说真心话,我一个大队支部书记,哪里经得起这种强烈的刺激?自从周总理握了我的手以后呢,我硬是一连几天都不想洗手啊,生怕把周总理传的一点脉气福气洗掉哒唦。哎呀,一想起周总理握过我的手啊,我就天天都睡不着啊,硬是在床上一夜一夜地翻去翻来的,不知不觉地就搞到天亮了啊!心跳啊,兴奋啦,激动啊,他老人家的影子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呀!哪闷(怎么之意——记者注)都控制不住啊,心里老是不停的有咚咚咚的声音啦,就像打点鼓子的声音啦(轻敲鼓皮的声音——记者注),自己都清清楚楚地听得到啊!老是跳得停不下来呀!你想止都止不住啊!”

 

 

 

因此,当他的报告作完之后,参加会议的数千男男女女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他,形成了十分壮观的“大包围圈”,人人都远远地伸着手想与他握一下——因为大家都想“占点难得的便宜”啊,心想这是多么不容易的大好机会呀,一定要在肖书记没洗手之前“间接地与周总理握握手”啊,“沾沾周总理的脉气福气”是多么幸福荣光的事啊!

04

 

 

 

查阅县档案史志局编辑的《公安县百年大事记》,在第138页上记载着:“1969年2月,金狮区窑星大队党支部书记肖武权出席在北京的全国棉花生产会议,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窑星大队主产棉花,亩产皮棉达到220斤。周恩来称赞窑星是‘南方棉区的一面红旗’。1975年,窑星大队党支部书记、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肖武权出席1975年1月13—17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自此后,全县干群曾一度热心于有滋有味地传播着“肖武权是全县唯一与周总理握过手的人”这件十分荣耀的事;当然,大家更乐此不疲地喜欢讲肖武权在金狮区大礼堂介绍北京大会盛况的“盛况”。

(文:汤博词)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