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有个“袁隆平”,种植旱稻有一手!

 

在斑竹垱镇东港,有一个90后小伙子,他厌倦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回到家乡种起了田,他不种水稻种旱稻,种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今天,一起聆听一个90后农二代薛岳与他的“茂卿大米”的故事。

 

第1章回家种田

  

上世纪80年代,东港还叫东港。那时候路不通,东港的乡民出行还得坐船,农作物的收购价比河对岸的低很多。

风景优美,土质优良,雨水充沛,松滋河南北贯通,作为拥有100多年历史的重要商埠和农副产品集散地,东港,随着社会的变迁也逐渐失去了昔日的荣光。东港的老百姓,就渴望修桥、通路。一晃10多年,上一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盼来了东港大桥、盼来了黄张线、盼来了207国道新公路。

和很多农村出来的一样,薛岳,这个地地道道的东港农村小伙,中专毕业后就和老乡一起外出务工。进工地、进厂、摆摊、看店,虽苦却干劲十足,城市的生活远比农村要精彩。

  

2016年年初的一个早上,薛岳不幸从脚手架摔下。回家养伤,一待就是一年。虽是农村娃,调皮捣蛋上房揭瓦却不曾把农活干。这一年,薛岳也第一次坐在了家里的田坎上,看着天,吹着风,望着父亲劳作的背影,心也静了下来。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似美好的田园生活,却有数不尽的辛酸。凌晨4点父亲就已下地劳作,高温下还在拼命打药,一双腿在水田里泡到发白发烂······

在这一年里,薛岳体会到种田人的辛劳,也体会到了父亲的不易。

“我要留下来在家里种田!”

 薛岳把收粮食的3万块钱钱数了一遍又一遍,向父亲做出了这个决定。

父亲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走开了。

女朋友不同意:在外面做的好好的,在家里天天对着这些泥巴果子,你还是个男人么!

兄弟从北京打电话,薛岳回来喝酒啊?在家能做啥啊?天一黑就上床睡觉么?

网友怼他:每次开黑你就掉线,还能不能玩啊?

村里的同学开着宝马回来,劝他:薛岳跟我出门吧,我在那边还有个工地!

亲戚也不理解:你爸种了一辈子地,指望你读点书,离开这地方,哪知道你,转了一圈还是要回来!

······

“放心吧大家,我要换一种方式种田!”

 

第2章

 

旱田里的故事

  

“水稻长期泡在水中,会产生大量草类和虫子。草在水中,根在水中,物理方式除草困难,只能打药,一遍不行二遍,二遍不行三遍。虫子的生命力更加顽强,每个阶段的用药都不同。”

这个问题困扰了薛岳很久,他要种不打药的大米,他要种绿色无污染的大米,他要种口感好的大米,他要找到儿时那碗饭的味道!

临近春节,薛岳不去走丈母娘,不去陪亲戚们打牌,不去帮助老妈办年货。他每天清早就跑到镇上网吧里一坐就是半天,回来后又拉着村里种田的大爷大妈聊,跑到农技站和专家们聊。春节过完,薛岳看着父亲的眼睛说,爸,我要种旱稻米。

消息传出去后,村里的人说这小子天天上网打游戏打傻了,我们这里前50年后50年还没有人种过那玩意。种的活种不活不说,种出来的谷能跟水稻比么,能卖多少钱啊。

······

  

2017年,家里30亩地,父亲全部交给了薛岳,并和他一起开始了旱田试验种植。

旱稻米,首先是能抗旱,节水。避免水稻遇到严重干旱减产或绝收的局面。农业灌溉用水,量大,蓄水排水都需要大量机械作业,并且还有苛刻的时间要求。旱稻能节约50%的灌溉用水。

水稻里的虫子旱稻里存活不了,水稻里无法人工除草,旱田里的草直接锄头铲掉即可。真正能做到不打药,纯绿色。

薛岳和父亲精心劳作,打工攒下来的钱已洒在了这30亩旱稻田里,答应老婆县城买房的钱也遥遥无期。

30亩旱稻,割出来2000斤稻谷。这无疑在这个亩产千金的鱼米之乡是个笑话。收割机老板难为情的说:“算了吧,你们也亏大了,收割机工钱我也不要了。”

这对薛岳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老婆一气之下带上刚出生的娃回到隔壁村娘家。

母亲颤颤巍巍的拿出一个红本:没事,薛岳,咱家还有钱。

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没流过泪,他乡学艺被责骂的时候没流过泪,一个人守在工地替工友们讨工钱的时候没流过泪。这一次薛岳哭的很厉害。

一百万个理由让他放弃!你是错的,放弃吧!

 

第3章收获

 

  

收来的2000斤稻谷,薛岳晒干、打米、装袋、储存,静下心来,做完该做的事情。

沮丧、愧疚、失望,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薛岳尝到自己种植的第一口大米之后,全消失了。他发疯似的,端着个大碗,从村头跑到村尾,逢人就亲热的舔上去:“大爷,您尝一口这个米吧,尝一口,就一口。”“大妈,不骗您,真的是以前那种米的味道”“来,叔叔给你们吃个好东西!”,来来回来添了几次饭,锅里粘着的一点也被他刮了去。

“咦,这米真的很好咧”“这才叫米啊”“光吃饭我都可以吃几碗!”“薛岳,你还有多少,给二叔家留一百斤啊”

······

  

薛岳高兴的笑了。

半个月后,北京的朋友打来电话说:“薛岳,老板让你明年给他准备1000斤,他要送给他的朋友。”

“薛岳,你能不能专门跟我搞块地种这个米啊,我全包了!”广州的朋友吃了还想吃。

·····

“我就是要种植这种绿色,纯天然无污染,不打药的大米!”

今年年初,农技部门帮忙请来了专家,薛岳拉着专家到田里一一询问,解决去年种植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接着贷款10万元流转了乡亲们20亩地,加上自己家的30亩,割完小麦后,全部种上了旱稻米!

 

第4章感恩  

秋天到了,50亩旱地,产出4万斤旱稻,打成了2万斤大米。虽然说产量极低, “但是米好啊,原生态不打药,手工除草、不灌溉全靠雨水,味道杠杠的”薛岳信心十足。

东港今年的粮食收购价1.1元/斤,薛岳如果把自己的旱稻米这么卖,又得亏本。

不行,得自己想办法卖。

注册商标、设计印刷包装,装袋,打广告,发物流。

最让薛岳高兴的是,老婆也回来帮忙了。看着8个月女儿舔着嘴望着自己吃饭的样子,薛岳抱起女儿:“闺女,还过几个月你就可以尝下老爸种出来的大米了!”

“现在大米一般的3、4块一斤,好点的6、7块,像你这种米至少也得卖十多块一斤吧。”东港超市的王经理对薛岳说。

不能卖贵了,略有盈余就行,确实旱稻米种出来的都是卖的十几一斤。但是卖的越贵,享受到这份香醇的人就会越少。包装5元,人工2元,有时候还得贴快递钱,5公斤装卖80块,就算就我这个90后对于家乡,一种小小的报答吧。

今年,薛岳已经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加入了本组的帮扶小组,帮助乡亲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问题。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一年又一年。

这50亩旱田,

记录了一个从灯红酒绿的城市,回到漫天绿野的生命历程。

记录了一个从杀马特,到回归质朴的转变,

记录了一个从深夜打王者肝荣耀的网瘾少年,到起早贪黑下地劳作汗水滋润的生活滋味

记录了稻田里的芬芳

记录了松滋河的流淌

记录了雨水的滴答

记录了阳光下的笑声

记录了父亲的严厉到现在的淡然

记录了而老人的身体一天天的不如从前

家人、旱稻米,今后将会陪着薛岳一直走下去。

★ 后记 ★

 

 “茂卿”品牌的由来

 

  

薛岳说,这是用他女儿的名字命名的,他女儿叫薛茂卿,刚满1岁。

一碗米,三代人。

一个父亲,用自己女儿的名字来命名他的产品,其对待产品的态度,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努力做一个好儿子,努力做一个好父亲,努力做一个好产品。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