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做鞋如做人

中秋月甚明,候鸟声声过。慈母千遍缝,心似纳鞋线。儿时记忆中,母亲在油灯下衲鞋的样子历历在目,只见麻线穿过厚厚的鞋底,发出“吱吱”的声响,只需两个白天时间,一双崭新的千层底便会呈现在眼前。

母亲聪慧能干,一直负责我们的脚下工程——千层底的制作。说是工程,其实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做鞋工序繁缛,用料标准严格,做工极其考究,可谓费时费力费心血。

千层底制作复杂,光是原料和工具就要十几样,大的工序有30多道,总工序近百道,一双鞋至少需要4000余针。为了做出美观舒适、经久耐用的千层底,母亲对每一个衲鞋步骤都是一丝不苟,讲究尺寸、手法、力度,要求干净、利落、准确。

  做鞋第一步,先将废旧棉布衣物用糨糊一层层粘贴在一起,贴至1.5毫米左右,然后拿到太阳底下晾晒成布片,俗称“打袼褙”。下一步是切底,把袼褙剪成各种鞋码的鞋样,再用白布条给鞋底包边、粘合、圈底。

最后一道工序为衲底,也最为繁琐。正常的鞋底只需三五块布片,可母亲增致六块之多,这无疑增加了衲鞋的难度,加上麻绳粗、针眼细,必须使出更大力气来穿刺和拉线,可母亲顾不得这些,哪怕被针扎出血也要将鞋底衲紧、纳实、纳均匀。每当做好一双鞋,母亲都会把我们喊去试穿大小,摸着合脚便放了心。

  每年腊月,是做千层底的最好时节。这时农活少时间足,村庄儿女各当家,五六妇人围坐在我家竹院里各显身手,那些飞扬灵动的麻线,时而横平竖直,时而撇舒捺展,行云流水一般,好似书法家的真草章法和篆隶意趣,欢乐的笑声在农家小院里来回飘荡。  “妈,您做的鞋穿着舒适轻巧,可为什么要挑粗厚的布做鞋底,这样衲起来不是特别费劲吗?”有一回我不解地问道。  “呵呵,是不好纳啊。棉布填千层,麻线扎千针,只有这样纳出的鞋底才结实耐用,即使踢到石坎、踩到玻璃上,也不用担心伤到脚。”母亲笑道,“人不可貌相,鞋也不能嫌布丑呢。”

  “做鞋如做人,一定不能偷工减料、缺针少线,手脚敷衍过去了,工夫和材料耽搁了不说,还没法弥补,而且纳出的鞋会‘破肚’‘掉牙’。只有一针一线严丝缝合,一心一意坚持下去,成功也就指日可待。”母亲的敦敦之声不绝于耳。

  母亲常常说,凡事不做则已,要做就做到做好。就像你写文章,要多阅读领悟、多体会揣摩,积累丰富的写作经验,这样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好作家。后来,母亲学着电视里的做法,根据现代人求新、求美的心理,纳鞋不再是清一色的“黑”,而呈现出天蓝、粉红、翡翠绿等颜色各异的斑斓模样,并运用朵花、碎花、绣花等装饰,采用的面料也从棉布发展到毛呢、平绒、牛仔布、帆布等材料,俨然就似一位制鞋技师。

“最爱穿的鞋是妈妈纳的千层底呀,站得稳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每次听到这首《中国娃》,一种想回家的冲动油然而生。

 成家立业后,依然喜欢穿母亲做的千层底,因为踏实、舒服、不变形,时常感觉一股砥砺前行的正气和力量充溢心间。

 

作者简介

陈白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歌散文集《光与影》,公开发表文学作品100万余字。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