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惆怅——一个城市小白领的过年见闻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过完今天,传统的春节真正算是结束了。

我是一个生在农村,在城市上大学,然后留在城市工作的小白领一枚,按照国家法定的节假日安排,我腊月二十八回农村老家,正月初六回城上班,在家呆了七天。

七天里,没有了冗杂的工作,有家人陪着,有妈妈做的家乡菜,我觉得好舒服。

当然,在这七天里,我也有很多见闻,有很多感悟,关于乡村——或者说“家乡”的春节,我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一下。

先说说见闻吧。

一、曾经的“年味”不再了

这可能是大家共同的感受了,每天刷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听得最多的感叹就是“过年没有年味”。

我记得小时候过年是一件大事,在新年里,无论是大人小孩,春节的行为活动,都很有新年的氛围。

关于吃:

原来家乡的经济条件不好,但是在过年的时候,大人们总会准备一大桌子菜,什么鸡、鸭、鹅、鱼,腊肉香肠、豆腐、蒸菜、汤圆、糯饼……太多太多好吃的了。每家都会杀一头猪过年,杀猪那天,会请左邻右舍吃饭,其乐融融。

但是到了现在,人们过年吃得越来越简单了,我们村有80户人家,据我的了解,绝大部分家庭的年饭都相当“朴素”,几乎跟平时的一样,很多人家是卖很多菜,然后直接煮一锅火锅,这样方便又省事。我一问,都说“平时就吃得很好了,过年没有必要搞复杂了,随便吃点儿就好。”现在,杀猪过年的人家越不越少了,因为集市上有,有钱的话随时都可以吃鲜肉,不用杀一头猪存一年。

关于穿:

“过新年,穿新衣”,这是儿时最高兴的事。小时候家里穷,家里三个孩子,一年中很少买新衣服,只有过年的时候是一定会有新衣服穿的,所以会很期待过年。不仅是小孩,其实大人们也会穿新衣服,因为过年了要有新气象,穿新衣是新一年的象征,代表着美好的愿望。

现在过年,穿新衣已经不是个什么特别的事了,反正大家随时都在买衣服穿,过年没有什么特别的。小孩不会因一件新衣服而兴奋,大人也不会认为过年穿个新衣服有什么特别的。或许大家还是在穿新的衣服吧,但是没有人在意。穿什么渐渐地不再有意义。

关于玩儿:

过年时节是农民最轻松的时候,原来过年,大家没什么事情可做,聚在一起喝茶吃饭聊天,亲戚朋友聚会,就是打打扑克、玩下麻将之类,但是纯属娱乐,没有赌博的意味。白天有一些传统的节日活动,比如去祭山神、扫墓之类,街上会有灯会,有舞龙的,有舞狮的,晚上会有很多人放鞭炮,节日氛围很浓厚。

现在过年,我看到的娱乐活动就只是一项了——打牌。过年七天,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我见到最多的场面就是打牌,而且是以“赌钱”为目的打牌,而且赌钱的方式之多,让我惊讶,每次输赢都比较大,我听得最多的讨论就是“谁谁谁昨天又在哪场牌局上羸了(输了)几千几万”。总之是嗜赌之风猖獗,我70岁的外婆和17岁的侄子都会拿着钱去参赌。

关于拜年:

以前过年,最重要的事情是拜年,从初一到十五,几乎所有的亲戚都会相互走一遍,那时候交通不方便,我还记得和父母背着礼物走亲戚拜年的情形,到了亲戚家里,别人热情周到,总会做一桌子好吃的,无论你吃饭与否,都会把你拉上桌。别人到了自己家也是这样,亲戚朋友之间会通过相互拜年把关系再回味提升一次。

近两年来,拜年这事在我家乡被取消了,人们的观点十分一致“同样的礼物你送来我送去,太没意思”。于是拜年活动逐渐消失,亲戚之间越少走动了。

关于酒席:

过年最让我吃惊的是乡村的酒席风俗。在老家,大办酒席,盲目攀比,辅张浪费已经蔚然成风。我爸告诉我,从正月初六到正月十五,他被邀请的酒席不少于十家,按最低每家200元的彩礼钱算,光这几天就要花出去2000多元的礼金。而仅过去年一年,家里光用于吃酒席的礼金就多达30000多元,我家还算好,一些经济收入不高的家庭,常常苦恼于层出不穷的酒席。

反观一下这些酒席本身,已经不再限于传统的“婚丧嫁娶”的范围,人们为了收回送出去的礼金,都在想各种理由大办宴席,比如,有人家父亲才60岁不到,就办一个“七十大寿”宴席,有人把房子随便翻新一下,就办一个“乔迁酒席”,有人假说自己在城里买了新房,回到老家办一个“乔迁酒席”,亲戚朋友送了钱,连他家房子在哪里都不知道,最好笑的是有人家的母猪生了猪仔也请一次客……反正各种奇葩的请客理由都有。

泛滥的酒席最让我反感的就是浪费,我们老家的酒席少则一天,多则三五天,一天三顿,桌上摆满烟酒饮料,一桌上有十多个菜,多数都是吃不完直接倒掉。一边是农民对礼金倍感压力,一边是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真是绝妙的讽刺。县政府三令五申禁止大操大办酒席,可这是多年来形成的恶习,岂是一纸文件可以改变,我知道很多人是在悄悄的办酒席,如果规模太大,就分批请客,或者在不同地方摆席,总之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像我爸对这种事就很反感,但是也没有办法,别人请了,还不是要去,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一年要多送几万元出去,有苦说不出。他现在就天天盼我早点结婚,好名正言顺的收点礼金回来。

说完见闻,下面来说下感悟:

我觉得年味的缺失,说明传统的乡村社会在不停的被解构。

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乡村的流动人口增加(外出务工),土地被大面积撂荒,人们多数变为民工和工人,作息日渐按8小时工作制进行,也有自己规定的节假日,不像过去那样种自己的地,时间自己安排,所以现在过节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一切都向着简单化的方向发展。比如不用拜年了!

过年没有年味的表现有很多,我在前文也做了很多对比,但那些就是现象的罗列,归集起来,其实就一句话:年味的缺失是因为“仪式感”的缺失。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我们过年的吃穿玩乐,都注定会变。但是,我认为过年的意义并不在于我们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而在于我们怎么吃、怎么穿、怎么玩。简单来说,就好比做了一桌子的年夜饭,是到点了一家人上桌就开吃,还是先敬天地敬祖先之后再吃,这两种方式都是吃,吃的东西也一样,但意义却大有不同。我们每天都会上桌子吃饭,但不是每天都会先敬天地祖宗之后再吃饭。没有仪式化的行为,什么活动都会归于平常。而没有仪式感的原因是为们没有什么信仰了,以前我们信天地、信鬼神、信祖宗、信孔孟、信马克思,可现在我们信什么呢?!或许没有什么信仰,又或许信仰的东西太多元无法统一,因此在特殊的节日里,我们除了吃和打牌外,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更别说什么有仪式感的活动了。

顺便说一句,过年唯一有仪式感的事就是无比假大空的春晚了,可惜,这唯一的仪式感都沦为了打牌赌钱时的背景音乐。

经济的冲击的深层影响是带来价值观的冲击,我认为以前的乡村是唯亲情论的,建立在血缘、姻亲、邻里关系上的感情是人们行为的决定因素;而现在,是讲经济了,请谁帮忙,都离不开“金钱”二字,原来的乡土人情被市场逻辑不断稀释。金钱至上日渐成了人们的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酒席之风日盛,攀比之风猖獗的深层原因。

在可以遇见的未来,城镇化是中国发展的必然趋势,大量的乡村都会消失,包括物质上的消失和精神上的消失,就像年味的消失一样,让人猝不及防。

猝然的消失,总会认人失落,文化大革命,干掉了五千年传统;

现在狂飚突进的经济发展和城镇化建设,也会干掉几千年的乡村文明。

进步是历史的必然,狂飚突进是中国历史的必然。

我们最喜欢最擅长干的事情就是:在建设一个新社会之前,先砸烂一个旧社会。

好吧,扯远了,还是说回过年的事。

日渐消失的年味预示着乡村传统的失落,也是我个人内心的失落,作为一个所谓的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我不太可能再回到传统的乡村——即使生理上可以,心理上也难以回归。这是我们这一代的困惑,怀念家乡却回不去家乡。失落的年味,是我内心深处的惆怅,我知道自己必将在时代的大潮里随波逐流,回到乡村,只是也只能是回归记忆。

明年老家的年味会更淡吧!

嗯,习惯就好!!!(作者:一介书生)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