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皮子》

早上上班前接到闺密的短信:“帮我带两个豆皮子来,你们小区门口某记的哦!”我眼晴不由得瞪圆了,定了定神,加快了拾掇自己的速度,匆匆下楼去。谁都知道这家的豆皮子好吃,可顾客排队买豆皮子的阵仗那也是很惊人的。

湖北人说话喜欢在名词后面加“子”字,比如狗,我们叫“狗子”;猪,我们叫“猪子”;豆皮,我们说“豆皮子”。湖北武汉有名的老通城豆皮,现摊外皮磕上鸡蛋抹匀,馅料有糯米饭、猪肉,鲜笋,虾仁,香菇,青豆,豆腐干等,煎熟以后切成等分,根据顾客的需要盛相应的数量。在我们公安县城,原样拷贝这种做法的餐馆并不多。印象中,只有一口香炸酱面馆是原方继承的。大多数餐馆卖的豆皮子,都经过公安人的口味进行了改良。

首先是提前摊好了大量的豆皮。豆皮的原料是大米、绿豆,还有面粉按照比例混合磨成的浆,大锅里抹上一点点油,舀一勺米浆进去,迅速沿锅底均匀地刮成圆形。如果是小锅,就端起锅来转动,让浆流动着把锅铺满。灶里用大火,边角迅速开始微卷,眼看着米浆变成一张白豆皮,然后小心地整张揭起来,马上倒扣在一旁的筲箕里。晾凉以后,就可以包豆皮子了。

我家住在县城新区,居住人口比老城区少得多。随着住户的增加,有头脑的生意人开始围绕着小区开起了一家家特色餐馆,满足新区的人外出餐饮的需要。渐渐的,竟然形成了“美食一条街”。除了一些特色菜如口口香花鱼馆、鱼杂牛肉馆之外,还有早餐的繁多花样,如财鱼面、某记豆皮等,味道都很精彩。名气传开后,住在老城区的人甚至都会不辞路远地专门开车来新区吃个早餐。住在老城区的闺密是某记豆皮的拥趸,这次她又嘴馋了。

我快步走出小区,看到街旁的一溜门面门口的桌椅都座无虚席,各家早餐店都拿出了自己的绝活。在生活气息浓郁的公安小城,人们哪怕急着上班也要好好地吃一顿像样的早餐。某记豆皮门口,不光座椅坐满了,连煎豆皮的铁锅前,也围了一圈人。


  


同时燃三筒煤芯的炉子,上面搁着一个平底的大铁锅,老板舀一大勺熟油倒进去,从旁边摞得高高的豆皮山上取下一张铺在油上,右手迅速地从馅料盆里挖一勺馅儿在豆皮中间部分抹抹平。所谓根据公安人的口味进行改良,主要就体现在这一勺馅儿上。武汉的传统豆皮里面一定有糯米,但公安人觉得早上吃那么多的糯米饭会太过于饱胀了,到了午饭点儿这糯米还没有消化完,所以糯米就去掉了。还有笋,不是一年四季都有鲜嫩的;虾仁成本高,取仁儿又麻烦,也渐渐不用了。那包什么呢?就包猪肉、榨菜和蒜苗!简单质朴,百吃不厌。这三样材料,人人都接受,谁家里不是三不五时炒盘榨菜肉丝下饭啊,也不会因季节变化而缺货。和包子馅儿剁成末儿不一样,豆皮馅都是切成小块儿,有嚼头。馅先炒熟,包进皮子里的程序就相当于回锅再热一下。

馅搁到皮子上以后,双手并用,把没有铺上馅儿的空白皮子往里对叠,叠被子似的两下就叠成方块儿,就等油把底煎脆,再翻个面煎。皮子和馅料都是熟的,所以如此反复两个回合就好了。老板盛一个到案板上,手起刀落,“咔咔”两下,就切成了呈“田”字形的均等四小块儿,顺手拿刀给您铲到盘子里,您就可以就着豆腐脑,或者一碗鸡蛋米酒,愉快地开吃了!

拿筷子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从切面可以看到里面的馅料热乎乎地冒着香气,小心地翘着上嘴唇以免烫着,一边从正方块儿的一个角咬下去。煎得金黄的外皮入口酥脆,用汪曾祺老人形容他的自创菜“炸响铃”的说法,是为“嚼之声动十里”。肉丝新鲜,榨菜微咸,和大蒜的那一点点冲劲儿配合得刚刚好。


  


我自己吃好了,给闺密也顺利地打包了两个。上班的路上,想起小时候奶奶在街上卖早餐的往事。奶奶本来就有一手好厨艺,人也很勤劳。在农事不忙的时候,她会用小车拖着炉子到街头支上平底锅煎豆皮子卖,挣点小钱。她做生意的地方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所以每天早上她都在忙碌的时候时不时抬头望望我将要来的方向。而我,却巴不得经过的时候她没有抬头,我好悄悄溜过去。

我并不觉得奶奶卖早餐丢人,而是不喜欢她跟我打招呼的方式。远远地看到我过来了,她就会大声地喊我的小名:“云云子!云云子(我们的方言果然喜欢加个‘子’字)!快点过来吃豆皮子!”这个算正常,可接下来她一定会跟周围的人像介绍大人物一样介绍我:“看看,这就是我的孙女!她啊,会读书得很,在学校是三好学生咧……”所有人会立马齐刷刷地把目光罩在我头上,脸上都带着笑意。每当此时我就会满脸火辣,觉得别人都是在取笑我,也在笑话我奶奶少见多怪:一个小学的三好学生有什么了不起呢?奶奶却丝毫不觉得,仍旧骄傲地煎着豆皮,嘴里说着:“你们先等一下啊,这个煎好了我要给我孙女的!”我却总是板起脸说:“我吃过包子了!”然后拔腿就跑,斜挎的书包在屁股后头一下一下颠得老高,里面的铁文具盒晃得咣咣直响,任奶奶怎么叫我,也不回头。

有一天放学回去,奶奶笑眯眯地迎过来说:“豆皮子好不好吃呀?”我莫名其妙地说:“什么豆皮子?”奶奶一听,急了:“咦,早上我让隔壁的明子给你带了个豆皮子去学校了,他没去你班上找你?”我想了想,确实没有。奶奶一拍大腿,起身就往明子家去,嘴里还在说:“吃我孙女的早餐,早上我不是给他吃了一个吗……”明子被奶奶找出来了,不自在地用脚尖蹭着泥巴地面,嗫嚅着对我说:“早上、我吃了彭婆婆给的一个豆皮子,本来是要把另一个带给你的,可是、豆皮子太、太好吃了,我忍不住都给吃了。”其实我真的是无所谓的,但是奶奶眉毛都气竖了。那个给我“私人订制”的豆皮,奶奶足足多放了一倍的馅儿,谁知我连味道都没有闻到。我这才知道,奶奶有多希望我能吃一个她亲手煎的豆皮。


  


第二天,我没有买肉包子吃,路过奶奶的炉灶前,故意带着孙女的骄纵大声说:“奶奶,给我包一个,多放点榨菜!”奶奶一抬头,大喜过望,忙不迭地说“好好好”,又对周围的人说:“你们先等一下啊,我孙女要赶着上学,这个要先给她哦!”我接过油纸包着的豆皮,边啃边扭头走了,背后还听得到奶奶满足的大嗓门:“看看,这就是我的孙女!她啊,会读书得很,在学校是三好学生咧……”

如今奶奶早已作古,但她勤劳、瘦小的身影经常会浮现在我眼前,特别是每次去某记买豆皮的时候。

我给闺密发出信息:“豆皮已买,速速来吃!”不一会儿,她马上眉飞色舞地叫着“爱死你了”出现了。平凡的一天,因为一份可口的早餐而变得充满期待。这普通的豆皮,只是来自街头巷尾,然而在一口咬碎酥壳的一刹那,这个清晨却绽放出了令人满足的华美!

原文阅读:http://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1772131/chapter/12083061/(豆瓣阅读签约作者:慧芸)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ga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ganews.tv